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廚神贅婿

更新時間:2019-05-13 17:23:51

廚神贅婿 連載中

廚神贅婿

來源:掌讀520作者:紳士的鴨子分類:武俠主角:陳茍李明箐

《廚神贅婿》是作者紳士的鴨子所著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廚神贅婿》精彩章節節選:他是君子避之則吉的廚子,他是世人鄙夷唾棄的贅婿,他是文人雅士看不起的武夫,但他有一身真本事,無論是下廚打架還是寵老婆。陳茍背著鐵鍋來到繁華薈萃的江寧城,仗劍縱橫快意恩仇,要把這浩然天下攪個天翻地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既為同道中人,二人便直接以兄弟相稱。

殘疾大漢問道:“小兄弟是哪個分支的人?”

陳茍拱了拱手,道:“小弟是個廚子,姓陳名茍。”

“我們兩家可算是最親近的!某家唐牛,是個屠夫!你叫某家阿牛就行了。”唐牛笑著說道。

唐牛居住的這處宅院,外在看來挺光鮮的,內里卻是家徒四壁,很顯然,唐牛曾經富裕過,是最近才變得破落。

陳茍開門見山地問道:“阿牛哥發矩子暗號求救,不知所為何事?”

唐牛直言道:“這事情說起來,是再俗套不過。

某家認識一個名叫沈清瑜的小子,咱倆是同鄉的兄弟,那小子原來就和他家的婆娘住在離這兒不遠的地方,讀書修行備考鐘山書院。

某家是個大老粗,平時還挺敬重讀書人的,又念在大家不僅是同鄉,還是左鄰右舍,便多番接濟他們夫妻倆,逢年過節還會送他們兩斤豬肉開開葷。

咱們江寧有個大地主名叫魯富貴,是個出了名的土豪惡霸。那魯富貴看上了沈家娘子的姿色,竟然帶著幾名惡奴,光天化日之下強搶良家婦女,還把沈清瑜打得半死。

某家雖然是個粗人,卻曉得道義二字如何寫,同鄉兄弟有難,某家豈能見死不救?于是便路見不平,拔殺豬刀相助,砍他魯富貴丫的!”

這確實是俗套到不能再俗套的劇情,陳茍接著話頭說道:“所以阿牛哥就是為了救人,被魯富貴的惡奴打斷雙腿,失去了謀生的能力,才落到如今的田地,是吧?”

唐牛啐了一口唾沫,罵道:“呸!不過是幾個欺壓良善的狗腿子,哪里是某家的對手!某家一出手,他們便被打得滿地找牙,就連那魯富貴,也被某家揍了一頓,若不是某家怕惹上官非,當時就把他當成肥豬宰了!”

“那么說,這事情還有后續?”陳茍接著問道。

唐牛點了點頭,一臉悲憤怨恨地繼續道:“事情過去幾天之后,突然有官差找上門來!某家行得正站得直,也確實打了人,不怕跟官差走一趟,可是到了府衙才發現,擊鼓鳴冤狀告某家的,竟然是沈清瑜那個恩將仇報的畜生!”

這咄咄怪事,陳茍也聽得當場呆住了,倒抽了好幾口涼氣,才問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沈清瑜那畜生,竟然顛倒黑白是非,倒打一耙說是某家貪圖他娘子姿色強奪民女,魯富貴反倒是路見不平仗義相助,還被某家打傷。某家一開始也不知沈清瑜為何要陷害某家,還以為他是受到了魯富貴的威脅!

直到后來某家才曉得,沈清瑜竟然認賊作父,認作魯富貴的義子,還堂而皇之地搬進魯家大宅,他娘子想必也上了魯富貴的床。魯富貴也不是白占便宜,花了好大一筆價錢,把那畜生直接弄進了鐘山書院。”

這真真是莫大的悲劇,唐牛好個鐵骨錚錚的漢子,此時也哭得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繼續說道:“魯富貴勾結姓霍的那個狗官,不僅打斷了某家雙腿,還罰沒了某家的家產,某家的婆娘也因此氣得帶著兒子回娘家了。”

陳茍與唐牛同是墨家門人,道義上陳茍就該出手相助,與此同時,陳茍正愁著找不到讀書人的麻煩,沈清瑜不僅是讀書人,還是鐘山書院的學生,如此正好!

嘿嘿,沒有大新聞,咱可以自己搞個大新聞!

“阿牛哥放心,小弟一定會替大哥討回公道。”陳茍如是寬慰唐牛,又把身上帶著的所有銀兩給了唐牛,再道:“魯富貴家大業大,姓霍的狗官更有兩個口,此事需從長計議!這些錢先給阿牛哥應急,阿牛哥好好養病,等小弟想到了辦法,一定會回來找你的。”

陳茍與唐牛告辭,返回李家大宅,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差不多黑齊了。

陳茍遠遠的就見到小雯守在門外,小雯幾乎同時見到了陳茍,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大呼道:“姑爺不好了,姑爺不好了。”

陳茍皺起了眉頭,道:“小雯先別急,好好把話說清楚。”

小雯深呼吸一口氣,稍稍平復下來,說道:“小姐最近修行太過勉強,寒癥突然發作,而且發作得特別厲害……姑爺,快去看看小姐吧。”

陳茍點點頭,又問道:“請大夫看過沒有?”他不是大夫,沒有斷癥的本事,只能對癥做菜。

“見過大夫了,大夫說小姐行功過度,體內寒毒暴走侵襲五臟六腑,大夫他、大夫他說這次恐怕……”小雯說著便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小雯與李明箐雖是主仆,卻是自小一起長大,說是情同姐妹也不為過。

其實李明箐這一次體內寒毒暴走,根本原因就是在于陳茍!

自從李明箐吃過陳茍的烹飪之后,只要閑下來,就會不自覺地嘴饞想起陳茍做的美食。

李明箐對陳茍的觀感極差,卻又忘不了陳茍的味道,每一次都發誓以后不吃那個**做的東西,可事到臨頭,就沒有一次能夠忍住。

李明箐最是氣惱自己不爭氣,只能靠修行練功轉移注意力,結果便練功過度太過急躁,導致體內寒毒暴走。

陳茍進了家門,來到李明箐原來的閨房,便見李乾在門外來回踱步,李夫人則是守在李明箐床邊,哭哭啼啼個不停。

李乾見了陳茍,連忙上前道:“賢婿回來便好,快快炒飯給明箐吃。”

李乾替李明箐找過無數大夫,結果每一次李明箐都是無奈地搖搖頭,唯獨是吃了陳茍的蛋炒飯之后,回答了一句‘還行’。

江寧的大夫不堪用,老太醫又不是想請便能請到,故此李乾把唯一的希望放在陳茍身上。

蛋炒飯是為寒癥特別研究出來的,但終究不過是藥膳,食療和真正的治病還是差得很遠。

蛋炒飯治標不治本,只能在寒癥不發作的前提下,讓李明箐舒服一點。如今寒毒發作暴走,還滲入到五臟六腑,蛋炒飯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陳茍在門外瞄了一眼全身冒著虛汗的李明箐,對李乾說道:“小婿只能盡力而為。”

猜你喜歡

  1. 修仙小說
  2. 歡喜冤家小說
  3. 都市小說
  4. 穿越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