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武俠 > 羽凌雙飛劍

更新時間:2019-05-31 15:44:33

羽凌雙飛劍 已完結

羽凌雙飛劍

來源:掌中云作者:暖世界分類:武俠主角:沈天賜上官凌心

主人公叫沈天賜上官凌心的小說是《羽凌雙飛劍》,它的作者是暖世界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腥風血雨,武林盟主,誰與爭鋒。俠骨柔情,緣起緣落,何去何從。一個是仇人之子,一個是從小就注定在一起的卻又從不相識。柔情女子,是忍辱負重,報血海深仇,還是跟隨至愛,隱居桃林?武林之劍,定親之劍。看羽凌雙...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師妹,這人對你不一般哦,莫非...,...”看著發愣的上官凌心,如影開玩笑道

“師姐,我們素不相識,不要亂說......”其實上官凌心比如影還大幾個月,因后入師門,所以也得稱如影師姐。如影性格活潑,好動。

雨沒有停下來的樣子,目視著棚外,上官凌心陷入了沉思......

蕭秀峰走到身邊問:“怎么了,師妹,想師傅了?”

上官凌心點頭道:“五歲那年爹娘把我送到月牙軒,這么多年從未曾離開過師傅,如今下山,的確掛念......但我更不知爹娘如今怎樣,爹娘在我腦中的印象已漸漸模糊,我真怕認不出他們。”

肖秀峰聽后,略感惆悵道:“雖然你與父母十多年未見,但還有再見之日,而我呢,從小被父母遺棄,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

如影也傷感道:“我也好想看看自己的父母啊!”

見勾起了他倆的傷心事,上官凌心愧疚道:“對不起。”

蕭秀峰回過神來反而安慰道:“沒事,至少我們還有師傅,還有彼此。”

如影也接著說:“對,我們還有彼此,我們就不孤單。”聽后三人相視而笑。

雨后的太陽格外的溫暖,平安街被水洗了一番,又恢復往日的熱鬧。

蕭秀峰、如影、上官凌心三人并肩走在街上,如影好奇的觀賞著街邊的一切,而上官凌心離家越近心越緊張,邊走邊詢問,不知不覺三人來到了永安鏢局門口。

上下打量著這個十五年沒回過的家,與記憶中還是一樣,上官凌心露出了微笑。

“你們有什么需要,里面坐。”一年輕小伙從店鋪內走出來,熱情地招呼著。

上官凌心愣了會,回答道:“我是凌心,我爹娘在不?”上官凌心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隨父程姓。

小伙摸了摸頭腦,莫名其妙,這時鋪內一年長者聽見了,趕快走出來,上下打量著凌心,激動道:“小姐,是你嗎?我是鐘叔啊,鐘叔,記得不,記得不......”

上官凌心努力回想,記得是有個鐘叔總是陪自己一起玩。凌心驚喜道:“鐘叔,您老還好吧。”

“好好好......”鐘輕樂的掉下淚來,“小姐,老爺夫人在后院,這幾天就盼著你回來啊。”鐘輕前頭帶路,三人跟在后面。

“老爺,夫人,小姐回來了。”

王琳琳程前忙迎出來。一見面相互打量著。

“像,太像了!”上官媚凌心像似了她的母親林曉梅。難怪王琳琳忍不住落淚。

“娘,你怎么了?”凌心關切地問道。

“沒事,高興。”王琳琳笑道,并與凌心擁抱在一起。

“爹娘,女兒不孝,這么多年,沒能在身邊,你們都好吧?”見已蒼老的父母,凌心不禁眼圈泛紅。

“好,乖女兒。”憨厚實在的程千見女兒如此孝順很是高興。

“這么多年,爹娘讓你一人留在月牙山......,你受苦了孩子。”王琳琳又是掉下淚來。

“娘,別這么說,師傅她對我很好。”凌心安慰道。

這時,如影在一旁哽咽道:“好羨慕啊!”

凌心微微一笑說“師姐,如果你愿意,這里也可以是你的家啊。”

“是啊!”王琳琳程千熱情道。如影感動的直點頭。

“房間都準備好了,你們先休息會,晚飯我在叫你們。”眾人跟著王琳琳找到房間各自休息去了。

還有半月時間參加選拔大會,三人這幾日游山玩水甚是開心。

選拔大會是太平莊莊主李天利策劃安排的,前十年大會上武功高強的的李天利也都納入自己莊內。如今的太平莊高手如云,二十年來李天利在江湖上可以稱得上是呼風喚雨,雖無太平劍當不了武林盟主,但他修煉的融合一起的三天劍法練得是出神入化,無人能敵,自稱三天神功。但他并不滿足,日日派人尋找太平劍的下落。

林曉云還是一人留下仙游居,二十年過去了,時間并沒有改變什么,唯一的改變是已經蒼老的容顏,還有就是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當年她生下的是龍鳳胎,為此李天利高興的大擺了宴席三天三夜。

林曉云對李天利還是不理不睬,但還是默認了他經常性的看望孩子,與孩子的相處。

李天利已是四十多歲的人了,略顯發福,黑發中因勤練武功已有幾縷白發。如今為了增強勢力,又在籌劃武林選拔大會更顯滄桑。

這日,李天利叫來手下一刀一劍,兩人均是李天利在孤兒當中挑選具有慧根的人,從小培養,二人武功與李天利是不相上下。一刀使刀,一劍使劍,二人跟著李天利作惡不少,江湖人稱邪靈刀劍。

“莊主”二人進來,雙手抱拳,神情嚴肅,規規矩矩。

“今日江湖可有什么異動,對這次要舉行的選拔大會可有什么議論?”李天利問。

一刀道:“并無異常,已有多人已在平安街入住了。”

“相比上次,這次參加選拔大會的人明顯較少。多人都自愿納入沈家莊門下。”一劍道。

李天利聽后,一拍桌怒道:“這個沈老狐貍......”

這日,凌心早早的睡下了,睡夢中還是剛上月牙山那時,因想爹娘總是偷偷躲到湖邊,望著一眼看不到邊的湖面,有時哭泣,有時發呆......

有一日,一小男孩和一丫頭在湖面上摘蓮,看見了凌心在哭泣,小男孩獨自來到凌心身邊稚聲稚氣道:“你為什么要哭呢?我叫天賜,你叫什么?”

見有人發現自己哭泣,凌心忙從地上站起來了,背對著天賜擦去眼淚。

“以后我們一起玩,好嗎?”天賜說完,跑上竹筏,拿了幾個大的蓮子遞給凌心道:“這個可好吃了。”

凌心接過蓮子,破涕為笑道:“好,我們一起玩。”

兩人年紀相仿,幾年下來,經常在一起去湖里摘花,捉魚......在林里摘野果,捉迷藏......

十歲那年的一天,天賜滿臉心事的告訴凌心:“我要走了,以后不能陪你玩了。”

“你去哪?”凌心吃驚的問。

“不知道,我爹說要我跟著師傅,而師傅要離開這里了。”天賜也是一臉的不舍。

“你還會回來嗎?”凌心忙問。

天賜想了想點頭道:“會!我會回來找你的。”兩人揮手道別。

從那以后,凌心也經常去湖邊盼望,但至今兩人也未曾再見。

雖是夢,但是真實的,凌心醒來,不禁回想著這位小時候一起玩的同伴。抬頭時發現房門旁立著的雨傘,上官凌心若有所悟。

猜你喜歡

  1. 冤家小說
  2. 都市小說
  3. 懸疑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