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言情 > 若得一世不留白

更新時間:2019-06-15 14:11:35

若得一世不留白 已完結

若得一世不留白

來源:青墨云作者:話齋分類:言情主角:顧留白齊豫

主角是顧留白齊豫的小說是《若得一世不留白》,本小說的作者是話齋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殘月是枯死的美人。相遇于不經意之間,偶然開啟了那個書中的巧字,指尖摸索過的畫筆被擱置在夢中黑暗的盡頭。“你我之間,沒有誰對不起誰,有的大概只是不合適罷了。”“你不知道你是誰,那好,我告訴你,你是顧留白...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深夜

現代的世界哪來的夜晚,燈火通明,綿迭千里連天邊都被映上了彩色的光,顧留白站在陽臺吹著風,臉色有些沉重,不知道在想什么九月,雖然不如七月流火那么悶熱到底還是挺熱。

“怎么出來了。”趙宇見顧留白站在那里隨口問了一句。

“有些熱。”

趙宇也沒再多問,收拾收拾爬上了床,不知道跟那個學姐聊得開心,笑的快從臉上開出一朵牡丹花來。

開學后緊接著就是艱苦的軍訓時期,說的毫不夸張,開學前歐洲人,軍訓后,你就成了非洲偷渡的了。

趙宇倒還好,本來就偏黑而且也是那種平常就很愛運動的人,最倒霉的是程文遠,幾乎每天回來都是癱瘓在床的狀態。

白天動若癲癇,晚上就瞬間成了靜若癱瘓。

“我覺得我要曬蛻皮了……”

程文遠哀嚎著,軍訓的時候女生倒是比較受照顧,有時候會呆在樹蔭里,但男生就沒那么好了幾乎每天都是曬下來的。

“你看,都說了生命在于運動。”

趙宇從洗手間出來一手拿著盆一手拿著毛巾擦自己的板寸,看著癱瘓的程文遠認認真真的發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不行了,再運動我的生命就要終結了。”程文遠似乎覺得多少一句話都是一種折磨。

“嘖……大老爺們矯情啥。”

齊豫從床上拿了東西下來,很是贊同趙宇“你看人家留白,看上比你文弱多了,人家也沒你這么夸張。”

坐在桌子前面不知道在寫什么的顧留白突然被點名,帶了幾分茫然的抬起頭“嗯?我暑假都是在軍隊里過的,軍訓對我來說不算什么。”

“你看!”程文遠覺得自己被世界拋棄了。

“可以啊,哎哎哎…你說軍隊里怎么樣,我家老爺子準備讓我去。”趙宇一聽顧留白在軍隊呆過,頓時來了興趣。

“還可以。”

顧留白不知道該怎么說,也就那樣吧就是挺累的,不過習慣也就好多了,再說自己又不是真的去當兵,很多訓練自己還是不用上的。

不過讓人比較開心的事,就是不知道那個宿舍的求雨顯靈了,竟然連下了幾天的雨,自己的學校終究沒有變態到讓學生穿著雨衣軍訓的程度,于是就在宿舍呆著。

程文遠看著外面的雨,感嘆蒼天有眼,自己的小命保住了,就說天無絕人之路,老人的話還是有那么幾分道理的。

齊豫看了看請假回家顧留白的床鋪,顧留白走的很急似乎家里出了什么事。

幾天后幾人才在新聞上看到了一則消息,一代畫壇巨匠顧沉墨老先生與幾日前因心臟病在醫院突然離世。

電視的畫面還掃到了顧留白,臉色蒼白似乎也是幾天都沒有睡好的感覺。

“顧沉墨,留白的爺爺?”

“嗯,應該是……”

齊豫突然有些擔心顧留白,前幾天總覺得顧留白有心事大概就是因為自己爺爺的事。

等到顧留白回來軍訓都已經結束。

一直到晚上都沒見顧留白回宿舍。

“他不是回來嗎?怎么不回宿舍?”

“反正他也應該去不了別的地方吧,現在估計畫室呆著呢。”趙宇盯著電腦屏幕,從百忙之中抽出一點空回答了齊豫,隨即又一頭扎到了游戲里。

一直到十點多,宿舍估摸著該關門了,顧留白還是沒回,齊豫坐在床上,抓耳撓腮裝了一會兒猴子終于決定去找顧留白。

跑到畫室,果然看見燈還開著,打開門,有些暗,齊豫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顧留白,齊豫第一次看到顧留白畫油畫,畫的是一個老人,與幾天前在電視上看到顧沉墨遺像一樣。

齊豫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現在顧留白應該需要安靜。

“你知道嗎,我從記事起就開始畫畫,沒人問過我要不要,喜不喜歡,我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是害怕進畫室的,我害怕畫畫。”

齊豫以為顧留白不知道自己在,誰知他竟然先開口,嚇得齊豫左右看了看確實只有自己一個人,才確信顧留白在對自己說話。

雖然認識不久,但是齊豫知道顧留白是很內斂的那種人,有什么事都會自己悶在心里,這次恐怕也是悶不住了。

顧留白轉過身來看著齊豫,一半身子隱藏在陰影里,看得出來臉色依舊很差,像是撲了一層白色的粉筆末,竟然有些嚇人。

“那段時間,父親在國外,陪我走過來的就是爺爺。”

齊豫是沒見過男人流眼淚的,他一直覺得男兒有淚不輕彈,一個大男人掉金豆豆是很丟人的事,但是此時顧留白就那么坐在那里,只是靜靜地說著話,不像女孩子那樣嬌弱的讓人憐惜,但卻讓人心疼。

齊豫很想說話,但是卻不知道該說什么,一時間氣氛凝重到經不起一句玩笑話。

“你也別太傷心。”

齊豫覺得自己每次在顧留白面前就會嘴笨,根本不知道說什么。心中暗暗地懊惱著,自己平日用來哄女孩子的那些路數似乎都不好用了。

慢慢的顧留白不說話,齊豫也不知道說什么,兩個人就這么干坐著,終于齊豫忍不了了,站起來。

“我們回宿舍吧,都快關門了。”

其余等了一會顧留白沒回答。

“留白?留白?”

齊豫走過去,發現顧留白倚在椅背上,臉色已經不是慘白變成了潮紅。手上的溫度燙的嚇人,感情他是發著燒和自己絮絮叨叨這半天?怎么沒把你燒成漿糊!

“顧留白!你發燒了,你快起來,顧留白!”齊豫搖晃了幾下發現根本沒用。

“顧留白,你真行。”

齊豫吧顧留白扶起來,現在已經半夜十一點,學校的診所估計是沒人了,沒辦法只能扶著顧留白去校外醫院。

“顧留白,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齊豫扶著顧留白下樓,一邊喊著顧留白。

“嗯……”

誰知道竟然真的有回應,雖然很微弱。

“你可別出事,你這個大天才要是出什么事,我可賠不了。”

顧留白很想說不用你賠,但是太累了,似乎連說話都很費力,就任由齊豫一路上在自己耳朵跟前跟個大蒼蠅似的嗡嗡叫。

從路上隨便打了一輛車,齊豫帶著顧留白直奔醫院急診室而去。

只是發燒,大夫說應該是受涼和過度勞累導致的。沒什么大問題退了燒,多休息就是了。

齊豫坐在一邊看著正在床上輸液的顧留白,手里還拿著幾個從膠囊片上剪下來的幾個膠囊。

鹽酸氟西汀

齊豫長嘆一口氣,這是從顧留白的衣服里掉出來的,剛剛他問過護士,這是抗抑郁藥物,這家醫院用的就是這個。

拿過顧留白的衣服給他放進去,不管這是不是顧留白的,按照他的性子都不會喜歡別人動他的東西。然后就坐在一邊,百無聊賴的看著輸液中的顧留白,顧留白本就長得清秀,這么一折騰倒是又帶了幾分虛弱。

清晨,陽光從窗簾縫隙照進來,晃得顧留白微微瞇起眼睛,自己這是在醫院?

轉過頭,齊豫正趴在床邊睡的熟,勻稱微弱的呼吸聲呢,傳進自己的耳朵。昨晚的應該是他送自己來的,只是卻是記不清了,只能記得一只大蒼蠅。

而此時那只大蒼蠅還在沉沉的睡著。還是是睡著了安靜,顧留白這樣想著,手背還有些疼,還貼著藥用膠帶。

“你醒了啊。”

齊豫爬起來,眼睛還將睜未睜,昨晚一直守到顧留白輸完液,可是困死齊豫了,伸了個懶腰,感覺真是睡的全身都酸疼。

“顧留白你賠我,我覺得我都要落枕了。”

齊豫捶著自己肩膀,眼底還掛著點青。扭了捏脖子,似乎還真有那么幾分落枕的意思。

“那你說怎么賠。”顧留白有些好笑,看來似乎心情好了不少。

時間會讓人死去,也會讓死去消失。

“你的海棠花工筆送我唄。”

顧留白想了想“可以倒是可以,不過得等比賽完了。”

“比賽?”

“嗯,市里的畫協有個比賽,父親讓我去試試。”

“成,那我就等著了,等哪天你成了大畫家而我又窮的揭不開鍋了,我就去賣畫。”

齊豫正說著,手機突然亮了,解開鎖一看,臉色立馬變得如喪考批。

“怎么了。”

“那啥,昨晚本來有約會的,我給忘了,然后……”

顧留白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二十多個未接來電,向齊豫送去了深切哀痛的目光。

誰知齊豫竟然直接把手機關機了。

“你不回個電話?”顧留白問道,不是應該去哄哄嗎?雖然自己沒有過女朋友,但是,道理上來說應該是這樣吧。

“你不懂,反正已經是雷霆震怒了,那還湊上去干嘛,給雷劈啊,待會先直接送你回學校,我再去花店買好花和禮物,然后去,估計還能判個死緩什么的。”

齊豫倒是很有經驗,女生嘛,這火來的快去的也快,關鍵看態度,你要是讓他覺得你在乎她,天大的事也就那么過去了。

“哎,話說你餓嗎,我出去買點吃的。”

“還好。”

“等我哈。”

話音還沒落,齊豫就跟個大號蚱蜢似的躥出去了,看的顧留白直搖頭,從小家里管得嚴,齊豫這樣風風火火怕是自己一輩子都沒有嘗試過的。

小說《若得一世不留白》 海濱上的白鴿子 第二章 留在雨天的人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歡喜冤家小說
  2. 百合小說
  3. 異世小說
  4. 修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