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暗香浮動

更新時間:2019-06-17 11:19:51

暗香浮動 連載中

暗香浮動

來源:微閱云作者:莫離分類:言情主角:莫離紀梁

主角是莫離紀梁的書名叫《暗香浮動》,是作者莫離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光鮮時尚圈,喋血名利場。嗅商極高的天才調香師莫離未出茅廬,便折損雙翼。窮途末路,生死之間,一切因一個男人的出現而柳暗花明,也讓她發覺真相,原來自己所遭遇的所有不幸,皆是來自摯友的自私與嫉恨……幾經沉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忽然一抹白光在腦中閃過,沖動、疲憊、焦慮、煩躁……所有黑色情緒像不可相容的高壓氣流在我身體里相互排擠,不停膨脹流竄,我失控的一把推開紀梁,腦袋撞上桌子發出咚的一聲,

“你……可惡……”

我顧不上紀梁在說什么,心臟失去節律的瘋狂跳動,我必須去做些什么,可我不知道能做些什么,這種感覺讓我崩潰發瘋,雙手失控的撕扯著頭發,

“給我……”

我起身爬到紀梁身邊,撕扯著他的衣襟,

“給我……給我……給我藥……你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怎么做都可以……求求你給我藥給我藥……”

紀梁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疑問,接著便又明了了。

癮和記憶一齊往腦海里灌注,我一面抵制一面渴求,撕裂衣衫刺破肌膚的羞恥,抵徹靈魂通透血脈的極樂……

那次經歷讓我徹底認清,意志在欲望中,從來不值一提。

——

十一天前,透明針管里的液體強制性緩緩注入靜脈,接下來十天里,我主動注射了五次。

我也曾把那些針劑扔進垃圾桶里,覺得自己可以不會像大多數人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可毒癮一旦犯了,我才知道自制力對于人性永遠是奢侈品。

那噬心蝕骨的痛癢又驅使著我像個乞丐一樣把罪惡之源狼狽撿回,然后顫抖著雙手狼狽的注射進靜脈……

“給我……求求你……我要藥……”我被紀梁禁錮在懷里,像條狗一樣狼狽的搖尾乞憐,完全忘卻了此時我的家人會遭受什么。

我知道自己此時的嘴臉有多丑陋,為了銘記這些恥辱,我不止一次在毒癮發作時將自己關在洗手間,看著鏡子里扭曲變態的自己,嚴重時骨痛如碾,面部如中風般雙目渙散,嘴角流涎,甚至不可自控的撞墻,最后卑微妥協……

這次的癮好像來的更加兇猛突然,我全然不在意紀梁眼中的厭惡鄙夷,低賤下作的扯著他,諂媚討好,“給我……你讓我做什么都可以……”為了短暫的滿足,虛無縹緲的快感,我甚至說盡了下流的話,紀梁仍不為所動甚至是粗暴的將我扔進了臥室中,帶走所有可以用作自殘的物品,甚至鏡子,甚至牙簽。隨后鎖上推拉門,任我在里邊作成什么樣子……

“求你……幫我買藥……”

“放我出去……我要……”

“紀梁……你混蛋……放我出去……你想害死我……你不是人……不是人……我要殺了你……”

我趴在地上不住的求他,求他幫我,又求他給我藥,求而不得便咒罵他,不消幾分鐘渾身的力氣仿佛都被抽離,我連撐起身體都困難,就這么伏在地上嘔吐著……剛剛吃的幾口食物被吐了個干凈,還是忍不住的干嘔著。我艱難翻身仰面躺著,指甲摳進木質門框,全身如同生滿白蟻,噬心蝕骨的痛席卷全身,從頭皮到腳趾,從皮膚到骨髓……漸漸的我連蜷縮起來的力氣都沒了,腦子里除了交替閃爍的白光和黑暗,什么都無法去想……我用極盡惡毒的話攻擊者一墻之隔的人,記不起他的無辜與恩澤。

晚上紀梁抱我上床,擦去我臉上縱橫交錯的眼淚鼻涕口水,我像一條瀕死的魚,艱難的咽下一碗稀粥,頃刻之間就又吐了滿地狼藉……我來不及抬手擦一下嘴角,用滿是穢物的嘴咬住他的手腕,要不是我根本沒力氣,我連殺了他的心都有。

“靜默而立,有暗香襲來。”

想到這兒,我苦笑流淚,一個月前,我的導師如是形容。

她一定想象不到我現在這副樣子,靈敏的嗅覺早已被摧毀,充斥鼻腔的只有酸腐味道,如今的我腌臜鄙賤,身陷淖泥,生如螻蟻……甚至還不如。

“媽……莫軒……青杭……”

那些溫馨幸福的時刻走馬觀花的放映在腦海里,短暫的清醒中,越是想逃避,那些逃不開的人越發出現在我腦海里,越讓我覺得我應該去死。

接下來的幾天我更加狼狽難堪……疼痛,嘔吐,失-禁……

比起回憶往事,我更頻繁的咒罵著紀梁,又在聽到他腳步時用最后一點尊嚴懇求他不要進來……慶幸之后紀梁再沒進過我的房間,而是換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保姆專門負責清理我骯臟的的作案現場。

生存還是毀滅?

我腦袋里不斷盤旋這個問題。

人這一生,毀滅就像馬路上忽然出現的暗井,我從來不是一個具有死亡覺悟的生者,現在卻被迫讓一個個寫著“污”字的黑色井蓋反復提醒。

“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我弟弟才五歲……”生不如死大約三個周后,我不再那么瘋狂難受,但依舊吃不下飯,沒有力氣,將死一般躺在床上,流著眼淚虛弱的懇求外邊的人。

孤獨,寒冷,沮喪的情緒充斥著每個毛孔,我活著到底有意義嗎……生命除了痛苦壓力,什么也給不了我。

我沒力氣咬舌,沒力氣撞墻,所幸這房間里偏偏又連根牙簽都沒有……我也就迫不得已的這樣撐了下來。

“真是遭罪,都瘦的脫像了……”

我閉目半躺在浴缸里,頭回沒有像瘋子一樣打人罵人,蘇姐一邊揉著浴花幫我搓洗身體一邊念叨著這些天我的狼狽痛苦,甚至手上的動作都不敢用力,生怕揉碎了我這副脆弱到近乎殘破的身軀。

紀梁答應了會救我的家人,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做到,但也沒再問他。沒救,我自己也做不了什么了,救了,我也不能去驗證,且不說他們只以為我還在法國讀書,就我這副鬼一樣的儀容,讓他們看了也是添堵。

中午紀梁還沒回來,蘇姐扶著我坐在沙發里,懸空的腰背后墊了一個抱枕,整整一個月,身上的瘀傷全都好了,體力卻差到了極點。接著蘇姐打開電視給我解悶,端了一碗粥一點點喂給我。

我緩緩吞咽,溫熱的液體流進食道卻不引起反胃的感覺已經久違了。

“粥,很好喝。”

漸漸有了點飽腹感,我頭一次對蘇姐扯了扯嘴角,雖然也看不出來點笑的意思。

“歷時三個月的全法調香師選拔賽<如魅>已于昨日落下帷幕,冠亞季軍分別是德維特,朗尼和瑪格麗特,他們將有資格進入全球最大的香水公司Coty公司,開展為期一年的參觀學習,這是令多少人可望不可及的香水天堂,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年輕的的季軍瑪格麗特小姐還是一位華人,原名楚悅然,這也是國人首次在<如魅>歷屆比賽中獲得名次,多么令人驕傲……”

電視里時尚新聞中播報著<如魅>的比賽結果,這才讓我恍然記起,回國之前,我也是選手其中一員,甚至在十強賽中被嬌蘭掌門人欽點為“香水之靈”,那一瞬間的受寵若驚,欣喜若狂,年輕的心臟霎時充滿了動力與驕傲,我以為我會奪冠,我以為我會成為最頂級的調香師,我以為我的出現會填補國內調香業的空白……

眼里仰望星空,腳下光芒萬丈。

可現在……白駒尚未過隙,殘夢已然凋零,我誰都比不得了。

調香師有多嬌貴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是一個連感冒流鼻涕都是災難,抽煙酗酒簡直是罪過的職業,而我竟然染上了毒癮。

我像只縮頭烏龜一樣四肢和腦袋都蜷縮起來,窩在沙發一角,瑟瑟發抖。

爸爸做了三十年茉莉花脂膏,從記事起家里永遠縈繞著茉莉花的淡香,也是從記事起我就知道自己要跟爸爸一樣,做一輩子香。

皮鞋敲擊著木質地板,蘇姐焦急的叫喊忽然沒了聲音,窗簾刷的一聲被拉開,盛光傾泄,我如同畏光的鼴鼠,將自己縮的更緊,不多久,沙發另一側明顯的沉了下去。

“你媽給你做的茉莉花餅,可能你現在不太適合吃,還有你弟弟畫的畫,別提多難看了。”

他沉靜的開口,沒有勸慰,也沒有安撫,只是聊起了尋常家事,不輕不重的兩句話,輕而易舉的打在了我的七寸上,我媽,我弟弟……我用盡全身力氣撐起身體,抓起一塊花餅,放在鼻子下用力嗅了嗅,終于抓捕到一絲熟悉的味道,果然是我媽做的。

茉莉花味濃,每次做花餅,我媽總要放上一小撮綠茶,量要把握的剛剛好,既調和了濃郁的花香,又不會增加苦味。

莫軒的畫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每次畫我,都不會記得畫上鼻子。

“你怎么會有那么小一個弟弟?”

紀梁拿了塊花餅咬了一口,看著我隨口問了一句,我看了他一會兒,他不像那種會對別人家里的事有興趣的人。

注意到我一直看著他,紀梁一笑,“怎么,吃你一塊餅還心疼?”

我低頭,把畫折好,回答他上一個問題。

現在的媽媽并不是我的親生母親,不過她從小就陪著我。至于另一個我不記得人,爸爸常跟我說不要記恨她,畢竟她給我了獨一無二的嗅覺天賦。

媽媽把我當成親生女兒,正如我只認她一個媽媽。帶著四分之一法國血統長相略微不同的女孩兒,極易被人拿這事兒來嘲笑,我從小就脆弱敏感,為了保護小孩子的心靈,媽媽一直沒生自己的小孩。

直到上了高中,我成了一個大姑娘,內心不再那樣纖弱,媽媽才小心翼翼的跟我提起再給我生一個弟弟妹妹這個事兒,我才恍然意識到自己這些年多么幸福,又多么自私,一年以后,家里便多了莫軒。

可惜,前不久,爸爸的小工廠就倒閉了,還欠下了一筆天文數字的高利貸,人也失去了意識。

小說《暗香浮動》 第3章 戒毒失敏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宮廷小說
  2. 寵婚小說
  3. 未來小說
  4. 驚悚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