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言情 > 你為什么不離婚

更新時間:2019-06-17 11:20:21

你為什么不離婚 已完結

你為什么不離婚

來源:有書閣作者:姬流觴分類:言情主角:寧悅何寬

主角是寧悅何寬的小說叫做《你為什么不離婚》,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姬流觴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在這樣的社會里,離婚是最容易的,也是最艱難的。因為,它是有代價的,能瀟灑離開的女人都是有資本的。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當你對生活還抱有希望的時候,當你還有責任的時候,你會發現,離婚只是一個遙遠的目標。尤...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窗外隱隱傳來唧啾的聲音,厚重的窗簾依舊固執的遮擋著晨光。寧悅打著輕鼾,沉沉的睡著。忽然,睡在隔壁床的胡子淵翻了個身,腳丫重重的踹在兩床之間的分隔欄上。松木的欄桿晃了晃,發出悶悶的響聲。寧悅的鼾聲消失了,眼皮動了動,翻了個身,似乎還要繼續睡。然而這時,胡子淵輕輕的哼了一聲,寧悅立刻睜開眼,全身肌肉僵硬的躺著,盯著天花板一動不動。大約這樣持續了三四秒鐘,空洞的眸子里有了光彩,左右閃動了一下,依舊維持原樣的躺著。

“媽媽。”胡子淵閉著眼半是哼哼,半是張嘴的喊出了最熟悉的發音。

寧悅深吸一口氣,迅速爬起,翻過欄桿,躺在胡子淵身邊,輕輕的回應著他的呼喚。胡子淵翻了個身,鉆進寧悅的懷里,拱了拱,哼哼了兩聲,繼續睡了。

寧悅松了口氣,伸手拿出壓在枕頭下面的表看了看,早晨五點了。再睡兩個小時,胡子淵就該起床了。她上班的地方離家并不遠,開車也就二十分鐘,而且有條近路可以繞過早高峰的擁堵。胡子淵不在幼兒園吃早飯,只要趕在九點之前到校就好。所以,早上送孩子的事情,都交給公公婆婆去做。盡量讓胡子淵能在家吃個踏實的早飯。

寧悅瞪大眼睛,望著雪白的天花板,不遠處是鵝黃色墻壁和白色天花板的界限,輕輕的嘆了口氣。

她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男人,她臉紅心跳的看著這個男人的背影,盼望著他能轉身一顧。在繞了無數圈之后,他轉過了身,張開雙臂,溫暖如陽光撲面而來,寧悅歡欣的想:“他終于看到我了,他終于接納我了!”

寧悅撲進那個溫暖的懷抱,幸福的閉上眼。身體一陣久違的顫栗,每一分肌肉都在本能的收緊,然后期待著,期待著最后的綻放——

“媽媽”

胡子淵把她叫醒了。

醒來的一剎那,她的身體如花朵般盛開,然而過早盛開的花朵轉眼凋零,徒留惆悵,隨著荷爾蒙消弭在細胞的空隙里。

那個男人是誰?

寧悅徒勞的想著。會是胡成么?不,不是胡成。胡成喜歡穿西裝,那個男人的身形好像是件襯衫。

黑色的襯衫?也許是深藍色的。嗯,上面應該綴著銀色的紐扣。

寧悅一點點的描畫著夢里人的樣子。她描出了襯衫,描出了褲子,卻怎么也描不出樣貌。就算她想到頭疼,那張臉,還是黑黢黢的,宛如一個幽深的黑洞。

她忽然打了個冷顫。夢里那熟悉的溫暖,那足以讓她拋棄一切奮不顧身投入的吸引,在清醒后的黑洞面前,似乎都變成了一個個甜蜜的誘惑,在這些誘惑的背后——

不期然的,寧悅想起一個詞——萬劫不復!

她的身體陡然變的冰涼,方才盛放留下的最后一絲火熱,也在剎那被凍結,泯滅;也正是在這一刻,那張臉變的無比清晰,卻被寧悅斷然否定——

那是胡成的臉。

寧悅做了個春夢,夢里人是胡成!

寧悅深深的吸了口氣,躡手躡腳的從孩子身邊起身。木質的小床發出輕微的嘎吱聲,寧悅猶豫了一下,終究下床離開。

每個臥室里都有一個大衣柜,用來收放衣服。但是胡成的衣服都單獨收在入門的一個房間。那里原本是個小小的儲藏室,為了方便更衣,被改成胡成自己的更衣間。

廚房里亮著燈,寧悅掃了一眼,看到婆婆正站在灶臺前忙活。氤氳的蒸汽里,公公的身影若隱若現。她有點走神,結婚前和胡成一起回家的時候,看到這對老夫婦的相處,她還滿心歡喜的想,在這樣的家庭熏陶之下,胡成應該也是那種愛家顧家的男人吧?現在才知道,他的確“愛家顧家”,但是他的“家”和自己的“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胡成的更衣間里,一水兒的白色襯衫,沒有一點雜色。褲子也是清一色的西褲。休閑褲整整齊齊的碼在格子里,并沒有夢中的那一款。

寧悅松了口氣,也許是醒后胡思亂想,其實夢里人和夢外人根本就沒有關聯。

悄悄返回臥室,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看著鏡子里的女人,她忽然問自己:“你在怕什么?”

就算真的夢見胡成,就算真的與他巫山云雨,那是你丈夫,你怕什么?

寒涼遍體,卻依舊沒有答案。

“媽媽”胡子淵的聲音傳來,寧悅趕緊跑過去。

小孩子茫然的坐在床上,看到寧悅,小嘴兒一撇,帶著哭腔說:“我都起的這么早了,怎么你還是不在我身邊啊!”

寧悅的眼淚唰的就涌到眼皮下面,堪堪攔住沒有掉下來。

胡子淵躲進寧悅的懷里:“媽媽,以后我去幼兒園吃早飯,好不好?”

“可以啊!不過為什么呢?”

“我想和你一起走啊!你可以送我呢!”胡子淵閉上眼睛,愜意的長舒一口氣,含混的說,“我晚上再也不鬧了,我要早睡早起!和媽媽一起走。”

寧悅這才明白,昨天晚上胡子淵突然主動提前了一個半小時睡覺的原因。

“媽媽你為什么要上班呢?不上班多好啊!”小娃娃的頭沉沉的靠進寧悅的懷里,好像又要睡著了。

寧悅閉上眼,所有的堅強像塌方一樣一瀉千里!按照胡成的安排去做,做好了,以妻子的身份,享受這樣的家庭環境,外面的風雨危險,你何必關心呢?不要掙扎了,都是徒勞的!

寧悅坐在床邊一動不動,她不知道自己是該起身洗漱收拾準備上班;還是摟著孩子睡個回籠覺,醒來后給秦燦發個消息——

辭職?

婆婆聽說胡子淵要去幼兒園吃早飯,第一反應是責備寧悅不該答應孩子,因為幼兒園的早飯沒營養。寧悅低頭看看胡子淵期待的眼神,把原本想借著婆婆的話,讓胡子淵留下吃早飯的念頭打消了。反而笑著說,那么多孩子都在學校吃,胡子淵試試也沒什么。末了,看婆婆不贊同的樣子,寧悅又補充了一句,他吃著不好吃,自然就不去了。

胡子淵大聲說:“不!我喜歡吃幼兒園的早飯!”

婆婆翻著白眼,滿滿的都是不相信。寧悅知道,教唆孩子這口鍋,自己是背定了。索性也不解釋,點頭示意了一下,就帶著孩子離開。

便是我真的教唆又如何?!撇開營養問題,讓胡子淵要養成在學校吃飯的習慣,未嘗不是培養他獨立性的一種方式,對自己也是一種解放。想著胡子淵可能越來越獨立,自己會有更多的時間做事,寧悅的精神不由為之一振!

“媽媽,你今天好漂亮!”胡子淵從后座上探過頭,大聲的夸獎著。然后指著正前方的朝霞,大聲喊著讓寧悅一起看。

寧悅微笑著抬起頭,第一次感到這樣的早上真的很美很美!

辦公室里,一如既往緊張有序的忙碌著。寧悅買了三杯咖啡,拎著往回走。突然一聲“好久不見!”撞入耳朵。

熟悉的聲音,引得寧悅抬頭去看。卻是不由一愣——深藍色的襯衫!她夢中夢到的那件襯衫?

領口微微敞開著,露出里面帶了些肉肉的鎖骨。鎖骨上方,突出的喉結靜靜地懸在那里。寧悅的嘴巴有些發干,不由自主的抬頭,迎上一雙亮晶晶笑眼,雙頰突然有些燥熱。

“好久不見。”

是何寬。

他穿著夢中人的深藍襯衫,突然出現在早晨的陽光里。在氤氳的咖啡香中,略帶沙啞的發出真實的聲音,寧悅一時間迷惑了。

何寬今天要去法務部辦事,到了樓下一看時間想起這個點兒是寧悅來買咖啡的時間,便過來試試,沒想到真的碰上了!

何寬已經知道寧悅不僅年紀大,而且已婚,開始頻繁偶遇帶來的悸動早已被理智笑話下去。但是,今天看到寧悅,何寬心中依舊怦然一動。

寧悅至少應該三十五以上了吧?可是腰肢依舊纖細,駝色羊絨的高領衫扎進九分的褐色褲子里,細細的腳踝下是一雙米色的中跟船鞋。黑色的頭發沒有一絲雜質,發尾打著卷,輕輕的落在肩頭。大概是被自己的招呼嚇了一跳,悶頭走路的寧悅猛的抬頭,額頭的頭發微微一跳,隱隱遮住了右邊一半的眼睛,顯得表情帶了幾分朦朧。

乍一看,明明是成熟嫵媚的女子,卻多了幾分少見的清純。

何寬甚至注意到寧悅臉頰的紅暈。而他之所以能清楚的斷定不是腮紅,是因為那片紅暈從無到有,如一朵花一般在他眼前緩慢而清晰的綻放……

就這樣,兩人誰也沒說話,面面相覷。

因為最近工作忙,大家早餐都吃的潦草,有人甚至就沒吃。于是秦燦特別指示,十點多的時候,買些高熱量的蛋糕放在茶水間,讓大家墊補墊補。潘潔說,這叫喂飽了鴨子好宰殺。鐘天明說,要買就買巧克力味兒的。錢律師原來主要做訴訟,基本不在辦公室,如今也被抓回來弄文件。干脆舍了早飯,就等十點這一口。所以寧悅除了蛋糕還要買有菜有肉的三明治。

此刻,她一手拎著四杯咖啡和熱飲,另一只手里提著裝滿蛋糕和三明治的盒子,呆呆的站著。

“怎么還不上去?”旁邊傳來突兀的責備聲。

寧悅猛的驚醒,見到秦燦在自己身后,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后背忽的一下起了一身白毛汗:“秦主任,您怎么這么早?”

秦燦說:“姓羅的病了,不開會了,我就早點回來。你在這里干嘛?”

寧悅沒有說話,旁邊何寬伸出手:“秦律師么?我是銷售部的何寬,現在是項目經理。有個項目跟您約的十點十五。”

秦燦點點頭,表示自己記得。何寬側步上前,繞過寧悅,站到了秦燦一側。秦燦招呼何寬進電梯,寧悅一聲不吭,低著頭跟了進去。

此刻的寧悅頭快低到了地上。臉熱的能煮熟雞蛋!她為自己感到羞恥,不過是個夢而已,怎么就那么大驚小怪,到處找藍襯衫呢?

秦燦穿著淺色的西服。大概是熱了,上衣脫下來搭在手臂上,露出里面的襯衫。正黑色的小立領襯衫,很有個性。但令寧悅尷尬的是,襯衫的扣子居然就像她夢里一樣,閃閃發光!

寧悅覺得自己就像一只思春的什么動物,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信號弄的心煩意亂。好好的良家婦女,一覺醒來,內心突然變成潘金蓮!

那兩人談什么,寧悅完全不知道。電梯爬上14樓的時候,寧悅的臉已經沒那么熱了。畢竟是過了四十的人,這點心境都控制不了,那才是白活了。剛剛抬起頭,就見秦燦伸出手,很自然的從寧悅手中的提盒里拿走屬于自己的那杯咖啡,然后又捏出一塊蛋糕,一邊吃一邊說:“寧悅,你先幫何經理處理一下合同。處理好了,做個摘要給我。這個工作量不大,你下班前給我就行。何經理,我先失陪了。”

何寬笑道:“謝謝秦律師。”見秦燦走遠,他扭頭對寧悅說,“那就有勞寧律師了。”

他一笑,寧悅又臉紅了。

自從為了保住這份工作,主動拓寬了自己的工作范圍,寧悅不僅要做一些行政雜務,還要承擔內調任務中的許多基礎工作。而秦燦也是“物盡其用”,有意無意的把一些日常的項目也交給了寧悅。

大家的關系剛剛緩和,寧悅不敢像一開始那樣生硬的拒絕,也只能盡量控制在下班前完成,或者交還。好在秦燦似乎有心理準備,并沒有太為難她。

但是像現在這樣,把一個項目完整的交給她,還是第一次。

把東西放好,寧悅拎著筆記本往銷售中心趕。走到半路,發現只帶了內部小靈通,手機放在辦公桌上了。擔心家里有事沒得找到自己,寧悅只能往回趕。

剛進辦公室,就發現潘潔站在自己工位邊,正扒著腦袋看。

寧悅走過來,潘潔指著手機,好奇的問:“田秋子?這個人,你認識啊?“

寧悅心里咯噔一下,短信還在一條一條的發過來,都是圖片短信。潘潔正準備退步離開,一瞥之下,居然看到一條文字短信:“這是你老公哦!羨慕我吧!?“

潘潔看不到圖片,可文字卻是清楚。瞬間她就意識到自己可能看到什么不該看的了,剛想張嘴道歉。寧悅已經一把抓起手機,低著頭匆匆忙忙的走了。

潘潔呆呆的站在那里,為自己的發現驚駭不已。

鐘天明走過去撞了她一下,“喂,干活啦!倒杯水也站半天?小心頭兒找你麻煩。“

潘潔這才抓住鐘天明,瞪大眼睛問:“你記不記得上次咱們配合集團的安律師做一個融資項目時,投資方的代表團里是不是有個女的,長的挺漂亮的,叫田秋子?“

“記得啊!美女嘛!”鐘天明莫名其妙,“咋啦?你怎么這么激動?你那時出了幾個錯別字,被她發現說了你兩句,你們還吵起來了。你自己不記得啊?”

潘潔點點頭:“對!就是她。天啊!這個名字,不應該有重名的吧?”

鐘天明伸手摸了摸潘潔的額頭:“你沒病吧?”

潘潔拍開鐘天明的手,喃喃自語:“我的天啊!但愿我猜錯了。”

“啥?”鐘天明很好奇。

潘潔終于回過神,不耐煩的推開鐘天明,走回自己的座位:“干活干活!”

小說《你為什么不離婚》 第19章 春夢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科幻小說
  2. 靈異小說
  3. 百合小說
  4. 空間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