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病嬌相公農家妻

更新時間:2019-06-17 12:18:34

病嬌相公農家妻 連載中

病嬌相公農家妻

來源:追書云作者:竹苓分類:言情主角:顧小滿陸謹之

主角叫顧小滿陸謹之的小說叫《病嬌相公農家妻》,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竹苓寫的一本古代虐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農家如此多嬌,引無數奇葩競折腰。顧小滿睜眼看著這一群牛鬼蛇神,驀然冷笑。來一個打一個,來一雙虐一雙,勢要在這鳥不拉屎的窮山溝里闖出一片天。不過等等,便宜相公不是個病秧子嗎?你爬床做什么?下去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是她未曾毀容時候的那張臉啊。

她抬手摸了上去,觸感滑嫩如同剛剝出殼的雞蛋,原來,若是她能夠這樣長大,竟會有這樣好看的一張臉。

陸謹之奇怪地看了她片刻,剛要開口,便聽到門外一陣喧嘩。

他皺眉看向袁嬤嬤:“怎么回事兒?”

袁嬤嬤正要出門,外頭的人就沖了進來,門簾狠狠地摔在了袁嬤嬤臉上,鼻頭立時就出了血。

陸謹之的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他一臉怒氣地看向來人,厲聲喝問:“什么東西,也敢到這兒來撒野?”

來人見到陸謹之一下子紅了臉,接著又紅了眼睛哭喊道:“三郎,我才是你的妻啊,顧小滿這個小賤人使了計,這才上了花轎!”

顧小滿打鏡子里頭看了后頭一眼,立馬樂了。

“我使計讓你們綁了我上的花轎?顧白露你說話的時候能不能睜開眼睛瞧清楚事情再說?”顧小滿翻了個白眼,對著鏡子頗為感慨地看了一會兒自己的臉這才意猶未盡地轉過身來。“當日與陸謹之有婚約的人是你不假,可你為了不嫁給陸謹之自己上吊了三回投河了四回,鬧絕食那更是跟鬧著玩似的頻繁,如今你跑來說什么你是謹之的妻子究竟是哪來的臉面?”

“狐貍精!要不是你這個騷蹄子勾三搭四勾引陸謹之,你如何能夠嫁到這里來?”顧白露隨意攀咬,絲毫不搭理顧小滿究竟說了些什么。

她原是高高興興地去了她外祖家里避難,只盼著陸謹之趕緊死了,自己被迫安在身上的親事也就可以不作數了。

哪里想到她前腳才到了外祖家里,后腳就聽說那陸家原不是做的殺人越貨的勾當,祖上本是高門富戶,那陸謹之的親娘更是給他留下了不少好東西,若是能夠嫁過來,莫說是能夠讓陸謹之沖喜多活上幾日,便是死了守寡,那陸謹之的身后物也夠她們全家一輩子的營生了。

顧白露哪里能夠放棄這到了手的潑天富貴,立馬就打外祖家里回來。

誰知她緊趕慢趕,趕到了清河屯就聽到了滿屯子的父老鄉親在議論著顧小滿嫁到了陸家去,那本就剩下一口氣都已經昏迷了好幾天的陸謹之居然醒了過來。

顧白露與李氏大吵一架,不顧臉面的親自找上了門。

哪知一見到陸謹之,才發覺自己真是一時被豬油蒙了心,竟讓顧小滿撿了這么大的一個便宜。

這樣一副好皮囊竟然便宜了顧小滿那個賤貨,她娘還真是會發善心。

想到這兒,顧白露忍不住狠狠地握起了拳頭,指甲深深嵌進掌心,她低了低頭,再抬頭的時候,眼中一片霧氣蒙蒙。

她說:“三郎,你我本是天定的姻緣,你怎能被這樣的女人欺騙?”

陸謹之皺眉,正要反駁,卻瞧見顧小滿一臉興奮地躍躍欲試,便轉身坐到了桌前,自顧自地飲起茶來。對顧白露裝腔作勢的那番言論恍若未聞。

顧白露卻因著陸謹之的沉默陡然之間得了鼓勵似的挺了挺胸膛:“小賤人,事到如今你還不跪下認錯?”

“我就說這么騷的女人怎么就成了我們三郎的媳婦,原來是搶了自己姐姐的婚事。”打隔壁院子里頭過來看熱鬧的蘇氏倚在陸隨元身邊站在門口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這姐妹倆一眼,驀地嗤笑一聲,“瞧瞧顧小滿這身段模樣,倒像是能當個狐貍精的。”

顧白露連連點頭,毫不掩飾自己的親近之意:“這位是嫂嫂吧?嫂嫂你可得為我做主啊,這親事可是早就定好了的,如今被顧小滿這個賤人搶了去,嫂嫂可得為我做主。”

蘇氏一愣,抬手捂住嘴咯咯地笑了起來:“瞧瞧這水靈靈的姑娘,居然上趕著嫁給我們家三郎。難道你不知道我們三郎病的都要死了?”

“二嫂說的什么話?如今我夫君好生生站在這兒,且活著呢。倒是你們夫婦二人……”顧小滿似笑非笑地瞥了他們一眼,抬腳往外走,“這一大早就守在我們兩口子屋子外頭,怎么一點臉面也不要呢?”

蘇氏面不改色:“我不過是好心等著你們起來一起去娘那邊請安,哪里知道竟讓我撞上了這么一出好戲。顧小滿,現下你能夠解釋清楚自己到底為什么嫁給我們三郎才是最重要的事兒,你少在這兒四處攀咬轉移視線了。”

“我以為我怎么嫁過來的你們都清楚呢。”顧小滿撇撇嘴,倒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不是說要去見老太太嗎?怎么還都在這兒堵著?”

“顧小滿你個騷貨賤人不要臉的小娼婦!你有什么資格去見陸家老太太?”顧白露卻攔在顧小滿面前,不肯讓她往前前進一步,她死死盯住顧小滿身上那身衣裳,忍不住想要伸手從她身上扒下來。

可她的手才碰到顧小滿的衣襟就被陸謹之鉗住了手腕。

顧白露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心里頭直犯嘀咕。

不都說陸謹之要死了嗎?便是昨日顧小滿嫁過來有用,怎么陸謹之還有這么大的力氣?沖喜就這么神奇不成?

她皺了皺眉,順勢軟了身子就要往陸謹之懷里倒。誰知陸謹之滿臉嫌棄地撒了手,顧白露結結實實地摔到了地上去。

“三郎,你怎能如此待我?”顧白露揉著胳膊,滿臉委屈地看向陸謹之。

顧小滿忍不住指著袁嬤嬤看向顧白露,“你先前開門太急,闖進來時傷到了袁嬤嬤,這個事兒,你總得有個交代。”

“一個下人罷了,我有什么好交代的?”顧白露翻了個白眼,依舊眼巴巴地看著陸謹之。

“你可知袁嬤嬤與陸謹之是什么關系?”顧小滿問。

顧白露撇撇嘴:“能是什么關系?一個死老婆子罷了。”

“滾。”陸謹之皺眉。

“哎呀我說三郎啊,人家白露姑娘也是一番好心來提醒咱們家里上了當,你怎么能因為你的奶媽子就這樣斥責白露姑娘呢?”蘇氏滿臉遮掩不住的幸災樂禍,急著開口,“你親娘死的早,這些年你就把袁嬤嬤當你親娘似的親近著,可人家白露姑娘說的也不錯,這袁嬤嬤在親近,可也不過就是個下人嘛。”

聞言,顧白露臉色的血色一下子褪了干凈。

小說《病嬌相公農家妻》 第5章:攪和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暖婚小說
  2. 職場對決小說
  3. 虐戀情深小說
  4. 架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