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官場 > 天驕縱橫

更新時間:2019-08-29 17:11:38

天驕縱橫 連載中

天驕縱橫

來源:快閱聯盟作者:獵奇霸王兔分類:官場主角:黃子蕭水含玉

主角叫黃子蕭水含玉的小說叫做《天驕縱橫》,本小說的作者是獵奇霸王兔創作的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官場驕子,宦海沉浮。年輕的刑警隊員黃子蕭通過破獲一連串的大案要案,陰差陽錯地開啟了自己的仕途之路。...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原始的沖動是最大的沖動,也是最難以克服的沖動。黃子蕭再也無法忍耐,雙手緊緊地摟住曹俊麗的細腰,腦袋開始又鉆又頂又磨蹭,鼻子肆無忌憚地吸吮著她身上的香氣,嘴頭子也不老實起來,雖然隔著浴巾,但也是一寸香膚一寸親,寸寸親過留牙痕。

此時的曹俊麗更是魂不守舍,她恨不得一口就將黃子蕭給吞了,好解她那憋了幾個月的ji渴,她迫不及待地道:“快,快抱我上床。”

去他奶奶的吧,她說的對,什么狗屁傳統觀念,先把原始的沖動給滅了再說。黃子蕭忽地起身,雙手將她橫抱起來,喘著粗氣朝臥室大踏步沖去。

進了臥室,黃子蕭抱著她一起滾到了席夢思上。

曹俊麗臉色發燙,目光迷離,嘴里嬌喘息息,黃子蕭粗喘如牛,他要向她證明自己既不是柳下惠也不是太監,在這個席夢思床上,黃子蕭要征服的她連連告饒。

刺啦一聲,黃子蕭抬手將她的浴巾扯掉。

暈,她竟然**。在這一瞬之間,黃子蕭有些發愣,但發愣的同時,他體內的原始沖動卻是到達了極點。

曹俊麗目光迷離,臉色滾燙,渾身就像一堆熊熊待燃的干柴,就差黃子蕭給她來點烈火了,哪怕黃子蕭給她一點火星,她都劈里啪啦地燃燒起來。

聽著她嘴里發出的嬌喘聲,黃子蕭顫抖著手開始脫衣。

可能是黃子蕭過于激動,雙手顫的厲害,幾秒鐘的時間,襯衣紐扣竟然一個也沒打開。

“笨,你倒是快點。”曹俊麗嘴里催促,雙腿卻是不停地緊緊摩擦起來,她已經快要崩潰了。

熊熊烈火在燃燒,黃子蕭一急之下,嗤啦聲響,他竟然一把將從襯衣給扯開了。

黃子蕭的動作過于生猛,讓曹俊麗睜開了迷離的雙眼。當黃子蕭脫的還僅剩一條nei褲時,有些清醒的曹俊麗卻突然來了這么一句:“哼,我就不信你是一個不吃腥的貓。”語氣中竟然夾雜著一絲的不屑。

在這種干柴遇烈火的關鍵時刻,曹俊麗能說出如此話來,也是緣于她的性格。

但曹俊麗的這番話,在此時此刻說出來,不但不是助燃劑,反而像是一場鵝毛大雪。

鵝毛大雪飄飄灑灑,寒徹入骨。黃子蕭愕然呆住,停止了一切動作,整個人就像傻了一樣。

“傻樣,你倒是快點啊。看你剛才那副猴急樣,現在怎么不動了?”曹俊麗在催促他。

鵝毛大雪一旦飄下,那就不會止歇。黃子蕭熊熊燃燒的烈火,被曹俊麗的鵝毛大雪給澆滅了,在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內,連點火星也蕩然無存了。

黃子蕭心灰意冷地伸手扯過浴巾,蓋在了她身上,轉身下床。站在床邊很是坦然地穿起了衣服。

這一幕變化實在太快,讓曹俊麗猝不及防,當黃子蕭穿好褲子,待要穿襯衣時,她才徹底緩過身來。她氣急敗壞地坐了起來,厲聲吼道:“黃子蕭,**的這是玩的哪一出?”

黃子蕭穿上了襯衣,但襯衣的紐扣不復存在,他平靜地道:“你的那話提醒了我,沒錯,我的確是個不吃腥的貓。”

“**,**的這是玩我。”曹俊麗惱羞成怒地伸手抓起枕頭朝黃子蕭狠狠砸來。

黃子蕭沒有再搭理她,而是默默地轉身走出了臥室。當他踏出臥室門的時候,枕頭也跟著拋了出來,掉在了地上。

黃子蕭清楚,只要自己和突破了底線,即使自己再不喜歡她,就憑她的潑勁和賴勁,黃子蕭也只能娶她。但只要不突破最后的底線,主動權就永遠緊緊地握在黃子蕭的手中。

黃子蕭來到了客廳里,嘆了口氣,躺在了沙發上。

臥室鐘傳來曹俊麗嗚嗚的啜泣聲,她現在都后悔死了,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關鍵時刻自己怎么會說那樣的敗興話呢?導致覬覦多時的目的沒有達到。

曹俊麗哭哭泣泣了一個多小時,穿上衣服來到了客廳,她憤怒地看著躺在沙發上的黃子蕭,氣憤地道:“你有本事就永遠別碰我。”說完,惱怒地摔門而去。

曹俊麗長的不丑,相反還頗有姿色,但黃子蕭卻就是對她愛不起來,究其原因就是因為曹俊麗太勢利,遇到事總是埋怨責怪黃子蕭,她壓根就沒有從自身找找原因,這也是他們漸行漸遠的主要原因。

第二天,黃子蕭一覺睡到了中午一點,砰砰的敲門聲才把他給喚醒。他睜著惺忪的睡眼,將房門打開,發現竟然又是曹俊麗。

曹俊麗的眼圈還紅著,臉色也很是憔悴,她昨晚一氣之下離開之后,回到自己的寓所,又懊惱地哭了一場。哭完之后,氣急敗壞地玩了把手把一,也算是自己滿足一下自己,直到后半夜方才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你干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現在還是你的戀人。難道你就讓我站在門口?”曹俊麗慍怒地看著黃子蕭。

黃子蕭只好側身讓開,低沉著嗓音道:“請進。”

曹俊麗進了門,黃子蕭這才發現,她手中還提著一個旅行箱,這才想起今天她要和自己去峨眉山游玩。

曹俊麗將旅行箱放下,道:“昨晚咱們雖然鬧的不快,但定好了的事情不能變,下午四點的火車,咱們準時出發去峨眉山。”說完,她緊抿著嘴唇,眼角噙著委屈的淚珠。

看她這樣,黃子蕭有些于心不忍了,便沒有再拒絕她。如果她再鬧的話,黃子蕭肯定會斷然拒絕和她一同前往峨眉山游玩。

黃子蕭打了個哈欠,走進了浴室,洗漱完畢,他從浴室出來,看到曹俊麗已經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但整個人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我去做飯,吃過完后,咱們就去車站。”

聽到黃子蕭這么說,曹俊麗的臉色這才稍緩,當她要說什么時,黃子蕭已經轉身走進了廚房。

黃子蕭也不想把事給做絕了,畢竟曹俊麗是齊華的表妹,而齊華又對黃子蕭有知遇之恩。

吃飯的時候,兩人之間的矛盾這才緩和了不少。

一個多小時后,黃子蕭裝出了一副高興的樣子,陪著她來到了火車站。

候車大廳人流攢動,熙熙攘攘,終于等到了檢票的時候。

當黃子蕭和曹俊麗排隊等候檢票入口時,黃子蕭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驚悚懸疑小說
  3. 百合小說
  4. 總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