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歷史 > 戲江湖之紅顏亂

更新時間:2018-07-24 17:55:15

戲江湖之紅顏亂 已完結

戲江湖之紅顏亂

來源:悠空網作者:狐亦笙歌分類:歷史主角:應無雙碧煙雪

熱門小說《戲江湖之紅顏亂》由狐亦笙歌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應無雙碧煙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應無雙: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縱使你有一雙金睛目,可能識得我,笑里有乾坤。洛青玉:莫言誰人不懂風華世,觀四方云動,看荷塘風起,恬然和靜,我自不言不語……路星寒:你為我傾盡一場溫暖,我為你傾盡...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畢清奇不悅的瞇著眼,雖然對這個謎似的公子哥充滿了好奇,但是對于這種自我中心感覺良好,故作高深莫測的行為深表不恥。

饒是如此,還是忍不住將目光在相偎的兩父女和無雙臉上逡巡,想尋找出一些蛛絲馬跡,來慰藉自己泛濫的好奇。

“如此說來,你們還真是煞費苦心了呢!”扔了粒花生入口,慢慢的咀嚼起來,腳尖輕輕點動,目光微傾,鳳熙華旁若無人的品酒吃菜,畢清奇強壓著滿臉好奇,而那兩父女的臉色則開始變幻不定,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當兩人經過無雙桌邊時,黑衣人立刻悄無聲息的圍了上去,兩人錯愕的怔了下,不論他們如何移動,黑衣人的包圍圈始終如影隨形。

“公子,您這是?”老者佝僂著身子抬起頭來。

“你說呢?”無雙似笑非笑的一收折扇,輕巧的從桌上跳下來,走到兩人面前,“要我說啊,玩玩就行了,如此走了,你們也不怕污了自己的名頭么?”

一陣無言的寂靜之后,終于有人開口了。

“公子,您在說什么,小女子不明白!”女子的歌聲有若黃鶯出谷,說話卻也是嬌麗婉轉,此時半是嬌怯的看著無雙,俏麗的眉眼之中皆是不明所以的迷惑。

“不明白?看來是我的表達有誤,抱歉!”無雙對著眾多狐疑的眼神,當真向兩人作揖道歉。

“那這樣說吧,行走江湖的人應該都聽過‘千面玉卿’夫婦吧!這夫妻二人擅易容,自詡為俠盜,常易容偽裝以不同的身份,劫殺富商和官宦之家,自去年三月到現在,共作案三十二起,殺害一百六十一人!江湖令發出了三個月都未被追捕到案,仍能如此逍遙法外,嘖嘖……”無雙嘆了口氣,直直望入兩人眼底的目光,一瞬間仿似結了霜般的冰寒,“你們還真是厲害!”

“什么?他們就是‘千面玉卿’!怎么可能!”畢清奇驚叫起來,顯然也聽說過兩人的大名,鳳熙華也是一凜,凝神看向那兩人。

“你……你是誰?”女子的聲音微變,不由得退了半步,與老者對望一眼。

“嘿嘿,你猜呢?是不是覺得我很帥啊?”無雙諂笑著湊上臉去。

“原來是你!”那老者聲音驟然清朗起來,已沒有了方才的蒼老之音,這時定定的看著無雙,他們一直知道有人跟蹤自己,卻始終未見到那人的真面目,這也正是他們一直隱忍不發的重要原因。

“就是我!”折扇輕點手心,無雙不置可否的點頭應道。

“喂,你們在打什么啞謎,說兩句人能聽得懂的話!”畢清奇忍耐不住了,最討厭看熱鬧還看得不明不白的了,別人沒空理他,倒是無雙回頭瞥了他一眼,兩眼立時光茫大炙。

“誠蒙公子抬愛,我們夫婦倒是讓您費心了呢!”那女子嫣然一笑,素手輕揚,眨眼間一張薄如蟬翼的人皮面具,已赫然在手。

只見這一張面容眉目精巧如畫,瓊鼻朱唇,美艷非常,與方才的樣貌竟是千差萬別,完全是兩種風格的面容。

秋悅柳眉婉轉,斜睨了無雙一眼,轉身對葉玄道,“老頭子,既然他們如此仰慕我們,何不讓他們也見識見識你的真面目,否則……豈不白活這一遭,哈哈!”

“好!”葉玄甚是爽快的撕去了人皮面具,只見他劍眉飛揚入鬢,目若明星,鼻若懸膽,唇畔一笑生Chun,竟是好不俊秀,兩人保養的都極好,絲毫看不出是已到中年的人。

“哈哈……好小子,也算你有點本事,能跟蹤我們這么久才自己現身!我看你是人才,不如你就跟了我們夫婦二人,定保你日后能大有作為!你覺得如何呢?”秋悅雖舉手投足不乏嬌艷嫵媚,但一看便知是個潑辣的女人,見慣了此等場面,處在包圍圈之中仍自談笑風生,絲毫不為自己的處境擔心,反而開始籠絡人心。

“哎!好主意!”葉玄立刻一拍即合的相應,“我看你底子不錯,根骨又極佳,若是肯師從我二人,真可謂是前途不可限量!”

“能得兩位前輩賞識,當真榮幸之至!只可惜了……”

“可惜什么?”秋悅看來確實極為賞識無雙,忙不迭追問道。

“可惜,我若答應了,我師父卻不答應怎么辦?”無雙搖頭晃腦,臉現惋惜,瞇起的眼睛中滿是狡黠。

“師傅?你師傅是誰?在我們這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葉玄的狂妄自大,一聽便知,似乎忘了無雙為何如此明了他們的底細。

“我師傅吧挺好說話的,他又恰巧住在這附近,你們如果真想收我為徒,就隨我上山一起去拜會他老人家,也好將問題一并解決,你們意下如何?”

“哈,這孩子真懂事,這拜師禮還沒行,就已經懂得替我們著想啦,好……我們這就隨你去拜訪吧!”秋悅樂得合不攏嘴,好似自己撿到了一個天大的寶貝,“對了,你師父叫什么?”

“奚雪閻!”無雙折扇輕搖,淡淡的吐出三個字。

畢清奇只覺得今日真是不虛此行,好戲連臺,熱鬧不斷,而對于無雙說出的名字僅覺得有點耳熟,只是納悶一個名字而已,怎么就讓那兩個狂徒變了臉色。

“他……他……他是你師傅!?”秋悅得意的表情還沒來得及換下,白皙的俏臉瞬間變成了豬肝色,結結巴巴半天才說出句完整的話來。

“你……你是他徒弟!?”葉玄的臉色也是瞬間萬變,看著無雙無辜的笑臉,宛似看到了鬼一般,驚疑,恐慌,惱怒,種種表情,瞬間而過。

此時笑的最開心的人,當然要數無雙了,“不愧是夫妻呀,這個默契當真是讓人羨慕的緊!笨都笨的一模一樣,你們也對自己太沒信心了吧!我只是隨口說說,你們就當了真?哈哈……”

無雙真真假假的樣子讓眾人難以分辨,等他笑夠了,整整面容優雅的退后半步,讓出了一條路來,“擇日不如撞日,咱們這就去吧,對于我這個不稱職的徒弟,我師父他早有不滿,你們肯收我,他正求之不得呢!”

葉玄面色難看的審視了無雙半天,目光微轉,“呃,改拜師門是大事,豈可如此草率行之,我看這樣,不如咱們改日備好大禮再去如何?”俊美的面容只消片刻已恢復常態,不動聲色間,已找好了退路。

“哎,對,反正以后還有時間,不急于這一時,我們還有事,先告辭了!”夫妻二人不動聲色的對視一眼,乍然向兩側逸去。

“這么急做什么?我們還有正事沒談呢!你們忘了留下一樣東西哦!”無雙隨意踏開一步,剛好方便“影煞”七人將逃逸的兩人重新包圍起來。

“什么?”

“一百六十一條人命。”

“小子敢耍我們!”秋悅柳眉倒豎,活像是要將無雙生香了。

“耍?太難聽了!你們愛玩,我只是剛好有雅興奉陪而已,是你們蠢得分不清真假,怎么能怪得了我呢?”無雙縮縮脖子,無辜又無害。

“與你們一玩就是一百六十一條人命相比,兩條人命也太小巫見大巫了,看善良的我,是多么的仁慈啊!”玩笑的臉上,有寒芒一閃而過。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竟玩到了老娘頭上,愛玩是好事,若玩丟了命可就不好了!”秋悅將銀牙咬得咯吱作響,活了近半輩子,今天竟然被個毛頭小子真真假假的耍了一通,真是恨不得剝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瘋了一樣像無雙撲來。

“別對自己太有自信了!”秋悅人還未靠近便被攔了下來,無雙只一動不動的抱臂環胸,冷眼旁觀戰局。

“影煞”七人當年的名頭可決不再他二人之下,自己這番只需看熱鬧就成,還真是輕松,“我現在還有個問題想不通,那黃天霸除了有錢,還有什么值得你們癡纏這么久?當真是費腦筋呢!”

無雙一邊念念叨叨,一邊拿起桌上的酒壺,畢清奇奇怪的看著他拿著酒壺走到門口,手一傾,清香的液體傾灑而出,在身前形成了一個半弧,仿似在進行一個莊重的儀式,鄭重的沒有半點玩笑的痕跡。

仰頭灌入一口女兒紅,濃烈的氣息瞬間傳遍四肢百骸,無雙微微瞇起雙眼,像是為了適應室外的強光,站了片刻剛要舉步,驀然眼前的光線被遮去了一片,仔細一看原來是“影煞”之首——孤影。

無雙訕訕一笑,頗有點無奈的搖搖頭,自懷中摸出了一塊翡翠玉令,舉在陽光下晶瑩碧翠,非常漂亮,他將令牌遞到孤影面前,“拿著這個令牌,把人送交麟陽府就行了,其他的事就不用你們管了。”

“您答應過莊主,我們協助你完成這件事便會回莊!”孤影闡述被某人自動遺忘的事實。

“是,可是這件事還沒完啊!我很守信的,放心,放心!”面對如影隨形的“影煞”七絕,無雙也是頭疼的很,在應家莊是只有應俊禪能差遣的了人。

在離開時,無雙匆忙兩手交錯向鳳熙華比了個手勢,畢清奇還在琢磨那是什么意思呢,無雙已然消失了蹤影。

“奇怪,他那是什么意思?”畢清奇微微側頭,疑惑的皺著眉。

“影煞”顯然不是肯浪費時間的人,動起手來沒半點廢話,不一會便將“千面玉卿”擒拿到手,而身經百戰的兩人猶自不信自己就這么輕而易舉的栽了。

“我們該走了!”鳳熙華站起身來,向門口走去,等畢清奇反應過來,他人已走到客棧外了,立刻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

小二見人走的差不多了,急忙出來收拾殘局,在無雙桌上發現了一張面值不小的銀票,讓方才還愁眉苦臉的店小二瞬間眉開眼笑起來,不由得感慨道,“嘿,還真是個討喜的公子!”

猜你喜歡

  1. 仙俠小說
  2. 歷史小說
  3. 玄幻小說
  4. 職場對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