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不敗至尊陳君臨

更新時間:2019-10-18 10:27:44

不敗至尊陳君臨 連載中

不敗至尊陳君臨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我有一刀分類:武俠主角:陳君臨虞雅南

精品小說《不敗至尊陳君臨》由我有一刀所編寫的武俠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陳君臨虞雅南,內容主要講述:一劍,可平西境。一刀,可斬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鎮中州!吞龍戰旗插在哪兒,他陳不敗的蟒雀鐵騎便踏塵到哪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漆黑的熱武器膛孔,直直對準二樓的錢旭陽!

現場空氣,死寂一片!

劍拔弩張!

這......!

這人......TM的有槍?!

望著那柄漆黑冰冷的槍孔,錢旭陽面色慘白,額頭冷汗直冒!

“現在,我有狂的資本了嗎?”陳君臨手持熱武器,就這么平靜的,與二樓錢旭陽對峙。

這他媽,簡直霸氣到極點啊!

一言不合,直接掏槍!

在場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震住了!

誰都沒想到......此人,竟攜帶熱武器啊!

要知道,這中州大陸,可是禁槍國度啊!

可他,怎會有槍?!

“現在......我是否有狂的資本??”陳君臨似乎很有耐心,手中武器直直瞄準錢旭陽,又問了一句。

錢旭陽:“......”

這位堂堂錢江銀行的長公子,此刻嘴唇都在哆嗦啊!

這他媽…!

簡直是個瘋子!

“有…你有......”錢旭陽嘴唇都有些哆嗦,輕顫著點頭。

開玩笑,對方TM的持有熱武器啊!

這他媽,武器就是王法啊!

誰敢反抗啊?!

“錢公子,在你死前,我還有一些口供,要與你對一下。”陳君臨槍械直指錢旭陽,緩緩道,“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你死后的證供。”

他完全,把這蘇宅…當成了庭審現場了。

整個現場,氣氛凝固寂靜。

四周所有人,都不敢吱聲。

陳君臨眸光平靜,盯著錢旭陽,“一個月前,思凡墜入錢唐江時,案發現場…為何會留下你的腳印?”

“根據刑事調查律條,我有權懷疑你,為行兇嫌疑人。”

錢旭陽眉頭一跳,面色驟然一變!

一個月前,那江邊的案發現場,的確留下了他的腳印。不過這早就被家族給暗中壓下來了,有關單位也銷毀了一切資料證據。

可他媽的,眼前這個青年,他......是怎么知道這秘密的?!

全場氣氛,也瞬間安靜一片。

難道,虞思凡的死......真的…有蹊蹺古怪?

這一刻,所有嘉賓的面色,都復雜起來,心頭毛骨悚然。

“一派胡言!證據呢?!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要亂講!”錢旭陽面色冷戾,反駁道。

“證據?”陳君臨眸光一瞇,“你想看?好,我給你。”

他緩緩從衣服口袋中,掏出了另一疊文件資料,而后輕輕一甩。

那疊資料劃破空氣,猛地朝著二樓的錢旭陽飛去。

錢旭陽眼疾手快,一把接過資料。

當他,翻開資料文件時…整個人的瞳孔…猛地瞪大!

這?!

這他媽......是他在翻案現場留下的腳印照片啊!

操!這照片,不是已經被有關單位銷毀了嗎?!

怎會…出現在這個男人手中?!!

錢旭陽猛地將資料捏成一團,反咬一口怒道,“這證據明顯是你偽造!你可知,偽造證據是何罪?!”

陳君臨笑了,云淡風輕。

“偽造?那你我,打個賭如何?你可以找任何資料鑒定科,勘察我的資料真實程度。”

“賭什么?”錢旭陽眉頭一挑,冰冷問道。

“賭命。”陳君臨吐出兩個字。

錢旭陽:......

“怎么,不敢賭么?”

陳君臨略帶嘲諷,盯著錢旭陽。

“既你不敢賭,那便是認了。所以,案發當天,你在現場。你即,是兇手之一。”

“那我,判你死刑......可有異議?”

全場,氣氛凝冷無比。

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現場,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聽到此話,二樓的錢旭陽,瞳孔一凝!

“判我死刑?你以為你是誰?簡直可笑!”這個江南,還從未有人,膽敢如此威脅他錢旭陽的!

與此同時,現場四周,黑壓壓一片的保安,已經緩緩圍堵住了蘇宅的所有出口。

在場所有賓客們,面色一變!

錢公子這是…要動手了?!

的確。縱使…有熱武槍械又如何?

這陳君臨,敢開槍嗎?

就算開槍,他的子彈,夠打嗎?

現場保安手下,可有數百名之多啊!

而他陳君臨,充其量不過十發子彈而已。

陳君臨眸光平靜,望著四面八方......這群黑壓壓的保安。

他,笑了。

他緩緩收起了手中的槍械視,望著二樓的錢旭陽。

“錢公子,給你最后看一眼這個世界的機會。很快,你就會在下面…和思凡父子見面了,一會兒,記得向他們賠罪。”

此言一出,現場空氣,驟寒。

氣氛劍拔弩張!

在場所有賓客們,都有種心跳窒息的感覺。

這陳君臨,竟真敢說出這種威脅的話來?!

難道,他還真敢殺錢公子不成?

在場所有人心中......一片驚疑不定。

二樓的錢旭陽,眸光一寒!

“你,在威脅我?”這個江南,還從未有人,膽敢如此威脅他錢旭陽的!

“算不得威脅,只是陳述一個事實。”陳君臨淡淡回了一句。

“你今天…不會活著走出蘇宅。”錢旭陽眸光森冷,緩緩說道。

“縱使,你有槍械…那又如何?你這十發子彈,能殺得了誰?”

陳君臨眸光平靜,淡然道,“殺你,足夠了。”

“呵…是么?那你為何收回槍,你…怕了?”錢旭陽嘴角帶著冷嘲。

他已經看見了陳君臨收回武器的動作。他以為,陳君臨怕了,不敢開槍。

的確,這里是蘇府,那陳君臨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膽,也不敢在這里動槍。

可!就在錢旭陽話音剛落之際!

“咻......噗!”

一顆狙擊子彈…瞬間從錢旭陽的太陽穴穿透而過!

錢旭陽身軀猛地一顫,瞳孔瞪大,他顫抖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太陽穴處。

一個巨大的血窟窿浮現!

滿手的腥紅,根本止不住。

莊園現場所有人,也齊齊瞪大了眼睛,震驚…錯愕…來不及反應?!

這?

這顆子彈......從何而來?

方才他們所有人,都并未看到陳君臨開槍啊。

這子彈,不是陳君臨打的。

那是誰?!

所有人都干到脊背發涼,目光震驚駭然的四處張望,試圖尋找。

莊園中央,陳君臨雙手負背,眸光平靜,緩緩望著二樓呆如石化的錢旭陽。

“殺你,不需要我動手。”

“我的狙擊手,隨時待命在外。”

此言一出,全場所有人,都震驚煞白,心臟一顫!

狙......狙擊手?

他,還安排了狙擊手?

這他媽…!狙擊手…不是非特殊部門,不予配備嗎!

他從哪兒調來的狙擊手?

這簡直?!

恐怖如斯!

“你......你......”二樓護欄前,錢旭陽雙手染血,不敢置信,身軀搖搖欲墜。

陳君臨嘴角帶著一抹弧度,數不盡的云淡風輕,“錢公子你若想知道…我的子彈夠不夠,你出門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不過很可惜,你沒機會了。”

話音剛落,錢旭陽的尸體斜斜的......朝著護欄外摔下來。

“呯!”尸體,狠狠從二樓摔落,就這么橫躺在地面上。

這位,堂堂錢家長公子,被爆頭身亡。

剎那間,整個莊園現場,徹底死寂!

全場所有賓客…全瞪大了眼睛,目眥欲裂。

錢公子......被殺了??

這位,冠絕當世的公子,堂堂錢江銀行的未來接班人,就這么......被殺了?!

這他媽!要亂天啊!!

還有,這陳君臨方才那句…‘出門去看看?’又是何意?

眾人目光震驚,面面相覷?

難道,這蘇府外…?還有支援??

在場所有賓客......只感覺渾身冷汗直冒。

蘇倩俏臉煞白一片,高跟鞋‘蹬蹬蹬’接連倒退!

眼睜睜目睹錢家長公子被殺,這一幕…讓她大腦一片空白,額頭冷汗直冒,就連雙腿都輕顫,發軟,完全挪動不了步子。

陳君臨緩緩吐出一口煙圈,而后掐滅煙蒂。

他扭頭,望向了一旁的蘇倩。

“蘇姨,接下來,輪到你了。”

唰~!蘇倩的俏臉,前所未有的煞白難堪!

“根據巡捕房的資料記錄顯示......思凡墜江案發后,在你的手指和衣物上,發現了虞思凡的皮屑和指紋?蘇姨,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嗎?”

此言一出,蘇倩臉色驟變!

這…這些秘密,她早已買通了有關單位,所有線索…盡皆抹除!可為何......這個陳君臨會知道?!

而全場所有賓客們,也都是身軀一震!

這!

此言,當真屬實??

所有人,都被這番話給震懾住了?

莫非......那傳聞,是真的?

虞思凡,并非自殺墜江?

而是,被繼母蘇倩,親手推下錢唐江的?!

“若是蘇姨你不能解釋…那我,來替你解釋一下。”陳君臨眸光平靜,緩緩說道。

“一個月前,思凡墜江那日,蘇姨你…也在案發現場。你的指甲中…為何會鑲嵌思凡的皮屑和指紋?因為是你,親手將虞思凡推入錢江中!”

空氣,死一般寂靜!

在場所有人,都面色震驚,復雜!

這?!

“你......血口噴人!栽贓陷害!”蘇倩此時徹底情緒失控,有些語無倫次了!

“哦?我栽贓么?”陳君臨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那要不,我…送蘇姨你去地府,找思凡父子,問一問他們?”陳君臨擦拭著手中的那柄槍械,語氣深邃。

唰!蘇倩嬌軀‘蹬蹬蹬’倒退兩步!

“保安…!”她驚恐失措,一聲喝!

嘩!

一大群黑衣安保力量,從四面八方涌來,瞬間擋在了蘇倩面前,保護住了蘇小姐!

面對,這群黑衣保安,陳君臨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這點人,怕是攔不住我。”

蘇倩:“......”

所有人:“......”

這他媽,簡直囂張狂妄到極點啊!

蘇倩俏臉冰冷凝重,對手下厲喝,“調人!”

與此同時,手下即刻撥打電話,開始喊人!

調人令一出,百人調集,即將趕來!

蘇家,在短短一個月內,強勢崛起,其中參雜了許多黑色力量!

可以說,如今的蘇家,幾乎半只腳,便是地下勢力!

要跟蘇家比人多?

簡直,就是燈蛾撲火!

“要叫人嗎?”陳君臨淡淡一笑。

他回到了餐桌前,給自己斟上了一杯酒,風輕云淡道,“我等著。”

他那,氣定神閑的模樣,真仿佛…世間一切,皆不被他放在眼中。

整個現場,氣氛一片寂靜。

劍拔弩張。

蘇倩站在那兒,美眸前所未有的冰冷殺機。

身前,數十名安保站立,為其圍堵成一道人海墻,這才讓她…稍稍感到了一絲安定。

“這里是江南,你不要太狂。”蘇倩聲音冰冷如寒,對峙道,“縱使,你退伍歸來那又如何?江南可不是營伍,能任你肆意妄為。身在江南,你就得守江南的規矩。”

她的人,已經在趕來的路上,相信再過十分鐘,便能很快趕到!這也讓她,對現場局勢胸有成竹。

等大部人馬一到,這陳君臨,插翅難飛!

聽到這話,陳君臨嘴角的弧度更甚,他并未回話,只是安靜的坐著,飲酒。

在場,所有賓客們,都用一種復雜怪異的目光看著這個男人。

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陳君臨,怕是死定了。

包括那些認識他的高中同學們,也是滿臉復雜。

在他們眼中,這陳君臨,已經是一個將死之人了。

敢在今日這場合,當眾襲殺錢旭陽?

還敢,如此肆無忌憚,說等蘇倩叫人前來?

這,簡直就是坐著等死啊!

江南,誰人不知,蘇家崛起的原因?

背后有江南商盟強勢支撐,幾乎是半只腳跨入黑色邊緣的存在啊!

所謂,江南商盟,只是明面稱呼。

真正的稱謂,應該是......江南黑色勢力!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蘇家莊園內,氣氛一片寂靜。

陳君臨安靜坐著,淡淡品酒。

十分鐘后。

場面依舊寂靜。

蘇倩緊急調派的人手,還未趕到。

繼續等待。

二十分鐘后。

支援力量,依舊不見人影?

蘇倩的俏臉,變得有些急促。

人呢?

調派的人手…從公司基地趕過來,到蘇府,也不過十分鐘的路程而已!

可為何,人還沒到?

正當,蘇倩急不可耐時。

“叮鈴鈴!”突然她的手機**,急促響起!

蘇倩緊急掏出手機一看,是手下的來電?!

她急忙接起電話!

“我要的人呢?到了沒?!”蘇倩冰冷急促質問道!

“蘇總,我們......我們進不來。”電話中,傳來手下顫抖的聲音。

蘇倩美眸一凝,“為何進不來?你們連我蘇府大門都不認識了?”

“不是......”電話那頭,手下的聲音輕顫,哆嗦道,“蘇總,蘇府的大門......被,被堵住了。”

唰~!聽到此話,蘇倩的俏臉微微一變,帶著驚疑!

大門,被堵住了?

在這錢江城內,誰敢如此放肆?堵她蘇家的大門?

下一瞬,蘇倩直接將美眸,掃向了陳君臨。

他依舊風輕云淡,緩緩抿酒,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

“我倒要看看,是誰不知天高地厚,敢堵我蘇府的大門?!”蘇倩這一句話,是直接對著陳君臨叱喝的!

此時此刻,最大的嫌疑,也唯有陳君臨了!

蘇倩俏臉冰冷如寒,直接踩著高跟鞋,疾步朝著長廊外的大門口走去!

她穿過走廊,直接來到了蘇府大門前。

此時,那兩扇紅木大門正輕掩著,并不能看到門外的情況。

蘇倩俏臉慍怒,直接雙手推開大門,大步朝著門外跨去!

可,剛跨出蘇宅大門,她的身軀,便突然頓住了。

她美眸瞪大,被門口景象…給徹底震住了!

放眼望去,一片迷彩色的人海,如排山倒海般,將整個蘇府宅門,圍堵的水泄不通!

人海如潮,根本......望不到盡頭!

無數人潮,無數劍刃,出鞘半寸!

那漫天迷彩色人海,與無盡兵器的寒芒交織在一起,在黃昏夕陽下......散發著一股洶涌殺威!

這!

這,是集團營?!

蘇倩瞳孔驚恐瞪大,嬌軀…在輕顫。

白裙下的雙腿,都在微微顫抖,有種腿軟癱瘓的感覺。

望著…這一望無盡的人海,她的心臟,劇烈震駭!

這,究竟是有多少人?!

唯有集團營,才有可能…集結出如此一望無際的磅礴人海啊!

百人為團,千人為營,萬人為集團!

這......是作戰集團啊!

隨著蘇倩的出現。

“錚......!”前方無盡人海,齊齊拔劍,再出半寸!

這,是威懾!

方圓千米內,盡數封鎖!

無一人,能進來,更無一人,能出去!

蘇倩的俏臉一片煞白,胸膛顫抖起伏,腳下高跟鞋......竟是不由自主的緩緩倒退。

她嬌軀顫抖,一步一步…退回了宅院大門。

小說《不敗至尊陳君臨》 第6章 齊齊拔劍,再出半寸!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耽美小說
  3. 歡喜冤家小說
  4. 豪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