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傷風城

更新時間:2019-10-31 17:32:27

傷風城 連載中

傷風城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小風分類:武俠主角:莊非墨玄機

主角是莊非墨玄機的小說叫做《傷風城》,本小說的作者是小風寫的一本武俠情緣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莊周之后,仙風虐戀...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原來這莊非墨師承塵潭老祖——鐘離天。所習心法均為南華內經,“平和暢悅,樂忘逍遙”可是第一要義,因而身心切不可為外物所困,動怒萬千使不得。師父常教導:喜樂悲歡均為喜,情仇愛恨自為空。這一派以平、和、樂、隨為教義,且“隨”為最高境界。也和莊非墨所習武功相關,他現下所習的是冰燃掌,雖然只修得冰層但也了不得,此掌三重,冰層陰冷狠絕,但極易傷身,燃層綿延磅礴,但易走火入魔,兩層若能成功修為那么第三層冰燃合一水到渠成可不修自成,莊非墨才修的冰層,修得此層功力心要冰冷狠絕,不知溫暖,因而他觸不得和軟溫和之物,萬幸平素他就極不喜與人碰觸,癡迷潔凈。誰知這幾日與玄機同便相處,這玄機姑娘心里全無男女之別,碰觸不可避免,常人定不覺得難堪厭惡,誰想這莊非墨本就孤傲,然入得塵潭老祖門下更是清高自詡,將世人都做是些沽名釣譽的渾濁不堪之物,也不與人交好,無甚朋友,更是打心底厭惡世人,但是又要沿襲師風“平和不怒,溫悅天然”。告誡多番玄機,玄機全當耳邊風,適才見玄機不聽話卻去觸摸冰人,自己倒先亂陣腳,拉她入懷雖是不得已但多為玄機精怪,心下大怒,自己堂堂仙人卻被一個小姑娘捉弄,越是怒盛越是傷身。

好一會兒莊非墨臉色恢復常態,玄機急忙走進身旁怯怯地遞上手帕,莊非墨望著玄機的神色,卻是一臉平靜認真道:你若是不聽話,我真的會殺你。

玄機點著頭,低聲道:我都聽的,你說的。

自此,玄機也不敢混鬧,莊非墨不再和她說話,送她進了水亭閣,自己卻是飄飛而去。

何天嬌回到水亭閣,卻見三個侍女在前廳,開心不已,上前急急拉住她們搭話,不想這幾位姑娘只是微笑,卻不曾說話,任憑如何逗弄均是原初神態。

卻說這莊非墨先師為塵潭老祖,他同逍遙派祖師微一大師本是同門師兄,兩人本為劍仙任逍遙弟子,師父劍仙任逍遙,江湖人稱微塵散人只是一味醉酒飽肉,浪笑恣談,妄動胡言,昧理縱欲,雖然劍法精湛,內力深厚,但因品行多為世人詬病因而門徒寥寥,聽聞得多年前酒醉死于巷陌鬧市,衣衫襤褸,老態龍鐘,早不似神人,但近聞江南第一酒廬的孫二娘卻說曾見微塵一葦渡江,云游他方去了,所以這劍仙至今算是下落不明,生死不詳,自此門人也多數散去,唯有鐘離天和駱行云一直自稱仙派弟子,之后不知何故這駱行云拜于少林門下,因驅除南洋盜揚名于世,也就是當今南派的始祖微一大師,鐘離天便是塵潭老祖,之后這鐘離天獨守劍仙微塵門派,收的弟子便是“妙音仙子”莊非墨和另外不知底細的弟子。“仙人派”卻是因為老祖始為劍仙,這樣就叫開了,卻說這“仙人派”本與江湖俠士不相往來,但因南派逐漸聲勢浩大,人們追本溯源易將其與同門關聯,且這“妙音仙人”莊非墨所習的武功卻是引血護體,殺人如麻,武林俠義之士均是痛惡,無奈技不如人伸張俠義多為飛蛾撲火。

莊非墨回到廬舍,運功護體,師父教導:從容率情,優柔適會,若銷蓑精膽,蹩迫和氣,精氣內銷,有似內骷之木,神志外傷,同乎掩面偶人。想到這里心下卻是巨駭,自己習得冰燃掌已是兩年有余,功力時強時弱,時隱時現,也不知此種情景好壞,馬上便要待到時日,萬不可再出差池。

第二日,莊非墨早早起來便來到水亭閣,玄機見他神色好了很多,高興跑過來道:我擔心你一夜呢!

莊非墨笑道:勞姑娘念掛。

玄機見莊非墨不再似昨日那般冷峻也放肆起來道:你怕別人碰?說著狡黠的眨著眼睛。

莊非墨坦然道:是的!玄機姑娘明察秋毫,既然得知還望姑娘諒解昨日那掌。

玄機萬沒想到莊非墨這般坦然,道:那你不怕我告訴別人?

莊非墨笑道:告訴哪個別人?

“想殺你的人呀!”玄機圍著莊非墨快步緊隨。

莊非墨笑著不說話,徑自走進水亭閣的前廳,之間侍女早就準備好食物,玄機當即坐下,菜肴都是些自然之物,中間放著一個很粗簡的大鍋,黝黑曾亮活脫脫一個藥罐子模樣,玄機大叫道:你這公子,卻是奇怪到底,常人碰不得,連陳設器具都是常人所見不得的,怎么吃得東西卻是平常?

莊非墨掀開石鍋,卻是清香四溢,和悅解說道:這個石鍋已經四百歲了,器具陳谷,浸古色古香,這些平常之菜都是精心制作,不說其他,這石鍋所盛竹沁湯用的水是晨竹新葉之上的露水,里面的西青菜只取內層三片葉子,肉均是筋骨相連不傷其體,其他菜品均是如此。

玄機瞪大眼睛,不覺自慚形穢,相比下來自己所食所用竟是豬狗般劣糙,不由得大口吃了起來。

轉眼睛見到那幾位侍女姐姐,又準備問起來,結果莊非墨早有準備道:吃不言。玄機還是忍不住道:就一個問題,問完不言語。

“她們都是些活死人,神志迷幻,性命且在,有口難言,行尸走肉而已。”莊非墨早已知道她要問些什么,不等相問便盯著玄機說完。

“她們為什么會這樣?”玄機繼而問道。

莊非墨不理玄機,玄機無趣。

晚間卻是一場大雪,紛紛揚揚,似柳脫棉衣,玄機站在水岸邊,遠望水亭卻是樓高雨雪微,煞是好看,用手接起雪花輕輕嗅了起來,猛然間卻聽聞高樓傳來聲音,抬頭望去,侍女正在水亭高樓采雪烹茶,莊非墨正站在閣樓上望著,清聲道:雪重天寒,何不上來?說完便轉頭不見了,玄機急急忙忙上了閣樓,卻見莊非墨圍著火爐,一副怡然自得之態,侍女依舊微笑不語,茶水微溫,莊非墨自顧看著詩卷。

玄機靜靜烤著火,望著莊非墨的神態,似乎不要人打擾的樣子,忍了很久還是輕聲問道:多沒趣!我最討厭那些子曰詩云的玩意。

莊非墨自是不理,玄機耐不住沉靜,仰起頭搭腔道:給我也瞧瞧,是什么書卷!說完便欲奪下,莊非墨輕巧避開,將書卷遞給旁從的侍女,侍女便退下了。

玄機見莊非墨不言語,自己也不好說些什么,這時莊非墨遞過茶盞,玄機接過,卻是個圓形六曲玉盞,茶色清淡,撲鼻沁香,玄機道:這盞好有趣!說著望去莊非墨用的卻是一個方形斗笠玉盞,悠然自得,嘴角揚笑。

玄機見莊非墨并不生氣,便笑道:你獨自一人在此處,不會心慌嗎?

莊非墨有些吃驚,問道:心慌?

玄機瞪大眼睛點著頭,道:嗯!獨自一人,家人、朋友都沒有,誰和你說話,不會悶嗎?

莊非墨淺淺地笑了,起身走到窗前道: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玄機費解,依舊強辯道:可是·······

莊非墨不等她說完便轉身和悅道:你可有何事無法如意?

玄機被這樣一問,半天不知如何回答,問道:現下嗎?

莊非墨點了點頭。

玄機脫口而出:家人團聚。

莊非墨聽聞如此,也是一怔,立忙改說道:可有怨恨之人?

玄機想了半天,覺得蹊蹺,也站起身來,來來回回走了兩圈,突然道:可有一物,我是極恨。

莊非墨見玄機說得咬牙切齒,心下大喜,道:說來聽聽。

玄機認真道:小時候,姐姐養得一條飛狐,狡猾極了,內有劇毒,我逗弄她來,卻被咬得,痛徹筋骨,我身上至今發痛,早想殺她,爹爹卻說殺不得。

莊非墨聽來,淺笑微微,心下卻是無奈,繼而說道:你生辰日,我答允祝你心愿,你現好好思量,莫要再說些孩子氣話,不然辜負性命。

玄機聽來這話,滿心歡喜,以為莊非墨是要為她報仇雪恨,只因自己所愿皆為無足輕重的小事,依舊一副笑嘻嘻模樣,茶水鼎沸,玄機斟茶遞與莊非墨,莊非墨接過。

玄機突然想到“舉案齊眉”一詞,俏臉緋紅。

第二日,雪已停住,天漸放晴,莊非墨不見蹤影,玄機見水岸處有木筏,歡喜無限,想到必是莊非墨所留。

行之陸地,這才見到之前遠遠望見的竹林,走了很遠發現一處慘白色斷石,似用鮮血涂跡赫赫然寫著“妙音谷”,玄機望著字跡毛骨悚然,正想往回走卻不知回頭路,跌得撞撞也不知行之何處,便大聲哭喊著:莊非墨!

突然見遠處空曠,便急急走去,卻是竹林盡頭,只見一道斷崖,崖邊白骨森森,崖頭依舊是鮮血字跡“妙音谷”,玄機第一次見到如此駭人的尸骨,嚇得轉頭就跑,全不知東西南北,也不知跑了多久,累極了,扶著竹子哆哆嗦嗦,卻聽得一陣渺渺低聲,轉頭一位老婆婆道:姑娘,怎么在這里?

小說《傷風城》 第五節探仙源水落石出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豪門世家小說
  2. 游戲小說
  3. 豪門小說
  4. 科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