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時光不負:余生請多關照

更新時間:2019-11-13 15:58:07

時光不負:余生請多關照 已完結

時光不負:余生請多關照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小妖火火分類:言情主角:陸景淵溫心緹

小說主角是陸景淵溫心緹的書名叫《時光不負:余生請多關照》,它的作者是小妖火火傾心創作的一本浪漫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初次相遇,他以為她是碰瓷的,忍不住出言嘲諷,拿錢壓人。第二次相遇,她推了他一把,害他差點摔個狗吃屎,氣得他發誓要弄死她。第三次相遇,她正陷入無助之中,他出手幫了她一把。于溫心緹來說,陸景淵是她的克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眾人聞聲望去,看到男子踏著沉穩的步伐而來。

他長得極帥,氣度非凡,再加上一身凜然不可侵犯的氣勢,一下就震住了全場。

“他是誰?”

“不知道,看起來不是一般人物。”

“他跟那女人什么關系,為什么要護著她?”

眾說紛紜間,男人一步一步走到溫心緹面前,站定。

頎長的身影,將她嬌小的身軀都籠罩了進去,濃烈的男性荷爾蒙的氣息,朝她直面撲來。

他瞇了瞇眼,神情略帶不悅:“我的女人,住我開的酒店,何時需要經過別人的同意?”

溫心緹無比驚愕的望著他。

她完全沒料到會在這遇見陸景淵。

更不明白他為何要胡言亂語。

她什么時候成了他的女人?

怔然間,趙文忠突然上前一步,戰戰兢兢的看著陸景淵問:“三……三少,您剛剛說,這位小姐……是您的……女人?”

陸景淵沒吭聲,修長有力的臂膀,卻摟過溫心緹的腰肢,以一種宣示主權的強勢姿態,宣告了所有人,她是他什么人!

“對不起,三少,剛才是我有眼無珠,冒犯了這位小姐,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計較。”

趙文忠冷汗涔涔的道歉。

他怎么也沒想到,這個女子,竟有如此大的來頭。

圍觀的群眾見這經理前后態度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也是一臉懵圈,全都驚疑不定的看著溫心緹和陸景淵,紛紛猜測這是什么來頭,居然能讓世紀酒店的經理,恭敬的點頭哈腰?

蘇洛澤在一側,更是神色難辨。

特別是看到那男人親昵的摟著溫心緹,眼里更是燒起了熊熊怒火,活像溫心緹背著他偷情似的。

他不知道的是,此時溫心緹的心情,也是各種凌亂。

她跟眼前的男人,也不過見了兩次面,而且還起了沖突,要說是他的女人,還不如說是他的仇人。

她甚至連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溫心緹下意識的想掙脫,可男人的手臂卻穩固如山,絲毫掙脫不開,末了甚至還給了她一記淡淡的警告眼神。

溫心緹心一沉,意識到自己可能惹上了不得了的麻煩。

這男人……該不會是來找自己算賬的吧?

念頭一出,就聽男人附耳在她耳邊道:“給我老實點,否則就真要被丟出了。”

一句話,證實了她的猜想。

這廝不僅行為惡劣,還非常小肚雞腸,不就被撞了一下嗎,又不會少塊肉。

心里暗暗腹誹著,不過她沒再掙扎。

她沒忘記蘇洛澤那渣男還在,還用一種捉奸在床的眼神看她。

溫心緹覺得好笑。

實在不知道他究竟哪來的臉,這樣認為的?

不過如果這樣能讓他不痛快,她完全不介意將戲演的深一點。

想到這,溫心緹索性往陸景淵懷里鉆,還嬌嗔的捶了他胸口一下:“都怪你,到現在才來。你都不知道,剛才有只討厭的臭蒼蠅,一直纏著我,還說我只配找一個給他提鞋的男人。”

冷不防的見溫心緹變了個人似的,依偎在自己胸口,陸景淵怔了片刻,瞇起眼睛,深深看了她一眼。

這丫頭……還真會顛倒黑白。

她以為他沒聽到原話嗎?

不過,既然她要這么演,那他也不介意順著他。

“那你覺得,我看起來像給人提鞋的嗎?”

他傾身,在她耳邊,低聲的問。

面對他突如其來的曖昧姿勢,溫心緹有些不自在,雙手抵在他胸膛,干笑道:“怎么會?你這么高貴,這么帥氣,要提也是他給你提。不過,我覺得他不配給你提鞋!”

“我也這么覺得,不是誰都有資格給老子提鞋的!”

目光掃了臉色陰沉的蘇洛澤一眼,陸景淵低笑一聲,在溫心緹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忽然吻了她一下。

這吻并不熱烈,也不深,一觸即分,可是溫心緹腦瓜子卻木了,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他……怎么能吻她?

這**……

溫心緹回過神來,又羞又怒。

實在很想一腳踹過去,可她不能。

要真踹過去,兩人演戲就徹底穿幫了。

更何況,這次是自己主動貼上去的……

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溫心緹欲哭無淚的看著陸景淵道:“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好,那咱就回。”

說完,他扶著她的腰,強制性的往電梯方向走。臨走前,對著還站在一旁的趙文忠道:“今天的事就不追究你了,好好安撫一下客人,不管用什么方法。”

“是,三少。”

趙文忠如獲大赦的說道。

事情落下帷幕,圍觀的群眾也散了開去,至于溫心緹,被陸景淵帶上電梯后,就羞惱的問道:“你剛才為什么要那么做?”

“我做了什么?”

陸景淵淡淡瞥她一眼,略有些玩世不恭的道。

溫心緹氣急敗壞的瞪著他:“你還裝!”

“哦,你是說,那個吻啊?”

陸景淵一副才想起來的欠扁樣,目光玩味的道:“作為你拉我做戲的報酬,我這人,從不做吃虧的買賣。”

溫心緹一口氣噎在喉嚨口,上不去也下不來。

她真是太愚蠢了。

早就知道這男人氣死人不償命,當時怎么就腦抽,想借由他去打蘇洛澤的臉?

見溫心緹一副恨不得自殺的表情,陸景淵更是生出逗弄她的心思。

“怎么,是不是覺得感覺不錯,想再回味一下?”

電梯內的空間很小,他一步一步的逼近,不一會兒就把溫心緹逼到了角落。

此時,兩人之間的距離靠得有些近,他身上那股好聞的香水味鉆進鼻息,刺得她整個人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你想干嘛?”

她一臉緊張的看著他,滿臉防備。

陸景淵笑道:“想!”

溫心緹雙頰一熱:“臭流氓!”

“流氓?”陸景淵鳳目瞇了起來,眸底閃爍著危險的幽光:“這就流氓了?我在床上,才是真正的流氓,要不要試試?”

“你……你下流!”

溫心緹臉頰發燙,像充了血一般。

這男人,怎能如此不害臊的說出這種話?

猜你喜歡

  1. 幻想小說
  2. 異世小說
  3. 豪門世家小說
  4. 穿越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