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盛寵妖妃之帝尊太狂野

更新時間:2019-11-13 16:06:25

盛寵妖妃之帝尊太狂野 已完結

盛寵妖妃之帝尊太狂野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鳳舞傾城夭分類:言情主角:蘇染妖祁白晝

火爆新書《盛寵妖妃之帝尊太狂野》由鳳舞傾城夭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蘇染妖祁白晝,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蘇染妖本是丞相府嫡出大小姐,因災星之名,如同活在地獄。被人挖心放血,一遭慘死,重回十四歲她步步為營,逆天改命嫡妹辱她,她便斷了其倚仗,慢慢虐。嫡母捧殺,她便順其意,扮豬吃老虎,看著獵物苦苦掙扎。仆人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邊蘇染妖舊傷未愈,一板子一板子下來,舊傷還沒愈合又撕裂開來。

但她傲氣,就是一聲不吭,即便疼得滿頭大汗,臉色蒼白。

二十板子打完之后,大理寺卿尋思著蘇染妖應該已經再無力氣反抗,側頭對一邊的師爺說道:“去讓蘇染妖畫押。”

“我無罪,你休想讓我畫押!”蘇染妖匍匐在板子上唇白如紙,氣息有些微弱,但是氣勢卻半點不減。“你僅僅憑借著一支金簪便要定了的罪名,我不服,即便狀告皇上,也要討回公道!”

她沒有殺人,屈打成招,若是傳了出去,那她的哥哥,她的父親,都會受到影響,她怎么可能會認罪!

“豈有此理!看來這二十板子還是少了,來人,上杖刑……”

蘇染妖眼中掠過一抹慌亂,怒喝一聲,“你敢,你就不怕我爹過后報復嗎?”

所謂杖刑是必須去衣受杖,除造成皮肉之苦外,并要達到**之效。

這是不僅讓她成為殺人犯,還想要狠狠的羞辱她啊!

可是她此刻重傷,如何能反抗得了這些力大無窮的壯漢。

“啊……你們敢……放開……”

蘇染妖被壓著手和腳,無法反抗,眼看著那一雙雙手去撕身上的外袍,心中陷入了絕望。

她恨,恨自己為什么不夠強大,即便重生回來,為何還是任人宰割。

就在蘇染妖里衣也要被撕裂時,突然傳來了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

“住手!”

聲音由遠及近,在眾人沒反應過來之時,壓制著蘇染妖的衙士被掀翻,蘇染妖整個人撞進了一人的懷中,那人身上的味道說不出來的好聞。

下一秒,蘇染妖便被人直接扶起。

“還以為你多厲害?”祁白晝低頭看向懷中蘇染妖,語氣帶著譏諷。

蘇染妖看到來救她的居然是祁白晝,皺了皺眉,想掙脫,奈何她渾身無力,連站著都需要依靠祁白晝。

“本殿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小小大理寺卿居然喜歡用如此陰損的杖刑,且還是對當朝官員家眷動以此等刑法,尤其是還是未出閣的女子。”祁白晝視線從蘇染妖身上轉移到了大理寺卿身上,眼神猶如啐了冰。

“殿下,容稟。”大理寺卿沒想到會是祁白晝過來救人。

大理寺卿將這個案子告訴給了祁白晝,其中多了些添油加醋,反正意思就是在說,真兇已經鎖定了,就是面前的蘇染妖!

“哼。當日蘇小姐與本殿在一起,怎地有時間跑到郊外去殺人,難不成蘇小姐會分身不成?”

祁白晝一副坦蕩蕩的模樣,令大理寺卿有些咂舌。

這兩人那天在一起?

這……

“這尸體死亡時間,可是在三天前,您確……”想到面前站著的可是皇子,大理寺卿用詞不得不斟酌再斟酌。

結果祁白晝擲地有聲的回了一句:“不錯,三日前,蘇小姐確實與本殿在一起,本殿就是她的人證。難不成,大理寺卿懷疑本殿吃飽了撐的來你這里消遣你?”

大理寺卿不敢說話了。

“祁白晝,快放開我,你個不要臉的,這是在辱我清白!”蘇染妖聽到祁白晝的話,氣得臉色都青了。

祁白晝視線低垂,看向因為氣憤而微微有些臉紅的蘇染妖,唇邊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壓低嗓音說道:“確定?現如今除了本殿,哪個人還能讓你安然無恙的離開?”

蘇染妖自知除了祁白晝的確無人能救她,只好深吸一口氣,按耐住內心不斷翻騰的怒火。

兩人旁若無人似打情罵俏,令在一旁的大理寺卿臉上變了又變,著實精彩。

“殿下……”

“大理寺卿大人,不知本殿可否當得起這個人證?”祁白晝打斷話,目光直指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朝著祁白晝作揖:“殿下當然能作為證人,可下官擔憂殿下被歹人所欺騙,加之此案牽扯到幾條人命,下官必須要為他們負責,查出真相。”

大理寺卿這話說得十分漂亮,將自己塑造成一個為了百姓不畏強權的形象,若祁白晝今天一意孤行要將她帶走,恐怕祁白晝也會跟著聲名掃地。

“既然大人這么說,就再當眾驗尸!”

大理寺卿聽著這話,眼底劃過一抹笑意,似胸有成竹,面前卻仍是穩住情緒望向祁白晝,一副聽從五殿下命令行事一般。

“由本殿親自驗尸。”

祁白晝的話剛落,蘇染妖清楚地看見大理寺卿臉上的笑意一僵,隨即便得十分古怪。

她心中冷笑,幫腔道,“怎么,不能看?難道尸體存在著什么秘密,怕被人敲了去?”

“自然不是,殿下乃是千金之軀,驗尸之事由仵作完成便是。”

“那就把尸體臺來。”祁白晝沒心思同大理寺卿辯論,讓手下去抬尸體,大理寺卿也不敢阻攔。

兩具尸體被抬至堂中。

蘇染妖不同尋常女子那般,面露驚慌之色,反而面色淡然,眼神平靜。

她已是死過的人,豈會怕這小小的死尸。

可她越是這樣,祁白晝越是覺得她神秘,與那個夢境中的女子相似。

他低下頭,湊近了在蘇染妖耳邊說,“若本殿救你于水火,蘇小姐當如何報答?”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很是撩人,這讓蘇染妖想起了馬車那日,他的聲音比這還魅惑人心,臉色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那染妖必定讓爹爹重金答謝殿下。”蘇染妖身體慢慢向外靠,拉開與祁白晝的距離。

這男人心思頗多,心腸估計都黑了,可不是什么好相與的。

祁白晝眉頭擰了起來,似乎對這個回答不滿意,他將蘇染妖交予巧翠,就去檢查尸體。

他不會驗尸,卻可以用自己特殊的能力去看死前發生何事。

活人看未來,死人看最后一口氣。

只是除了心腹,沒人知道祁白晝的本事,大理寺卿面上也很平靜。

蘇染妖看著祁白晝骨骼分明的手指在乞丐身上劃過,臉上并無半點厭惡,心里有些佩服。

堂堂當朝五殿下卻為了她做此事,說不感激那是假的。

祁白晝張開乞丐的嘴巴,一時間臭氣熏天,連站在一旁的仵作都忍不住皺了皺眉。

他卻徐不慢,手漸漸滑向一邊的傷口,說道,“唇角邊又些許粉末,可見生前給人灌入過什么藥物,隨后漢化成粉。死者傷口將而不化,看起來像是死了三天,但只要用手去觸碰,便知兩人死了并未超過十二個時辰。”

小說《盛寵妖妃之帝尊太狂野》 第12章:救于水火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民國小說
  2. 游戲小說
  3. 校園小說
  4. 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