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言情 > 農門俏媳種田忙

更新時間:2019-11-13 16:45:44

農門俏媳種田忙 連載中

農門俏媳種田忙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宮喜分類:言情主角:張小丫顧冬至

主角叫張小丫顧冬至的小說是《農門俏媳種田忙》,本小說的作者是宮喜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對膚白貌美大長腿的警花張小丫來說,人生沒有最衰,只有更衰。穿越成家徒四壁、窮得叮當響的村姑也就算了,竟然還是傻的!爹死娘弱、爺奶偏心、伯母狠毒、渣男心壞!好吧,上輩子沒活夠,重活一世就得受。反正有手有...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張大田終于入土為安。

張大田的墳立好后,大家下山,霍氏讓張小丫跟毛蛋磕好頭也先下山,說自己還想再跟張大田呆會兒。

這種時候張小丫也不好勸,更不知如何勸,便抱了毛蛋先走。

走了好遠,張小丫回頭,看到霍氏扒在張大田木樁豎的墳面上哭得雙肩顫抖。

**

霍氏回來的時候,張小丫跟毛蛋姐弟二人正坐在桌邊吃下山的時候路邊摘的野山楂。

“毛蛋,這毛楂好吃嗎?”

“好吃。”小家伙奶聲奶氣回道。

明明酸得一張小臉都皺巴在了一起。

張小丫覺得可愛極了,又將手里的一顆洗干凈的毛楂遞給他。

“小丫,你再帶一會兒毛蛋,你爺奶找我有事。”

進屋拿破抹布撣了撣身上的泥土,霍氏又走了出去。

“知道么事嗎?”心知這家人都是極品,張小丫怕霍氏吃虧。

“不曉得。”霍氏搖搖頭,她是的確不知。

張小丫便沒再問。

**

霍氏進了堂屋之后,看到除了老夫妻,大房二房兩夫妻也在。

而且看樣子似是在討論什么事情,且討論了有些時間了。

心中疑惑,霍氏沒做聲,跟其他兩房一樣,搬了個凳子坐下。

老張頭坐在上方頭,手里拿著一桿旱煙,“吧嗒吧嗒”吸著,煙霧繚繞,見霍氏來了,將旱煙從嘴里拿開,就開了口:“老三媳婦來了,我們正說到你,人死不能復生,老三已經走了,你也莫要想太多,日子還得過下去,所幸小丫的傻病好了,你也不至于一點指望都沒。”

霍氏點點頭,有些意外。

大家這是為了開導她?

剛這樣想著,老張頭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剛才大房二房我們商量了一下,這樣,既然小丫已經正常了,以后就讓她做你的事情,負責家里的三頓飯以及灑掃漿洗、喂豬、喂雞,順便照看毛蛋,你呢,就跟你哥嫂們一起下地干活。”

霍氏垂眼微微苦笑。

原來這才是叫她來的根本目的,對,這樣才符合他們。

只是......

“爹,娘,跟哥嫂一起下地干活,我是沒問題的,只是,小丫這邊......她才剛好,我怕她做不來這些,這些活兒以前她也沒做過,待我慢慢教會她再這樣行不?”

老張頭還沒回應,二房媳婦楊氏先他一步“嗤”了:“又不是么事需要手藝的活兒,還要慢慢教會?”

楊氏陰陽怪氣,尤其“慢慢”二字咬得極重,生怕別人沒聽到。

霍氏有些無語。

其實她用這兩個字并沒有多想,她想表達的意思是,這事兒不能太急,直接就讓那丫頭做這些她從來都沒有做過的事。

見媳婦出聲了,妻奴張大貴也連忙幫腔:“是啊,慢慢是要幾時?這些天正忙,番薯收了得翻地,然后要種小麥了,哪里等得住你去慢慢教她,一日也等不了!今兒個又耽擱一天,哎。”

霍氏本想說,那她盡快教,卻不想被張大貴這句“一日也等不了”給堵得死死的。

凝眉默了一瞬,“那要不,讓芳芳、若蘭若梅她們幫幫她?”

她說得委婉,其實心里已經窩得慌。

芳芳是大房的女兒,若蘭若梅是二房的女兒,都是孫女,這三個還是姐姐,也都沒做什么事,為什么這些活兒就單單要她的女兒去做?

楊氏聽到這句,當即就炸毛了,“噌”地站起來:“三弟妹,你想得可真好呢,敢情我們兩房每房出兩個勞力都還不夠?讓你們三房出一個勞力出來,你就非要將你的幾個侄女拉出來?芳芳是已經定了親的人,開年就得嫁出去,正趕著給婆家做陪嫁的喜鞋呢,若蘭若梅也在幫她,如果按照三妹說的,讓她們幫小丫干活兒,那小丫能幫芳芳做鞋嗎?做個飯、喂個豬的,三妹都要慢慢教她,納鞋底兒、縫鞋面這種手藝活兒,怕是三妹更是要慢慢慢慢慢慢教她才行吧?”

楊氏放鞭炮一樣“叭叭叭”說完,頭一轉,看向大房媳婦趙氏:“大嫂,我說的可有半句沒理兒?”

趙氏早就坐不住了,接得也快,只不過不是回楊氏的,而是問向霍氏的:“那需不需要我們將志勇也接回來,讓他不要念書了,也回來干活?”

霍氏徹底無語了。

她不過說了句讓三個姐姐幫幫小丫而已,這妯娌兩個就能扯出這么一堆出來!

見趙氏跟自己統一戰線,楊氏更加來勁了:“爹,娘,我們夫妻兩個做牛做馬、毫無怨言,只希望你們二老能說句公道話,手心手背都是肉,希望爹娘能一碗水端平!”

張老太“哼”了一聲,不冷不熱丟了句:“我看老三媳婦越來越能耐了,這么會安排人,干脆這個家讓她當好了!”

霍氏抿著唇,沒做聲,微微紅了眼睛。

她已經無話可說,她說什么都是錯。

老張頭“吧嗒”吸了一口旱煙,吐出煙霧,緩緩開口:“老三媳婦,這事兒要不就按照我說的那樣定了,要不......”

老張頭頓了頓,在桌上敲了敲煙鍋頭里的煙灰,又“咳咳”清了清嗓子,才再度開口:“要不,你們三房就分出去過,不然,對大房二房確實不公平。”

聽到這話,楊氏眉梢一動,略帶幾分得色地看了一眼張大貴,張大貴嘴角也難以抑制地翹了翹。

趙氏同樣難掩眼中喜色,只有張大福臉色平靜,看不出情緒,卻也沒說一句話。

霍氏低著頭強忍著,一滴淚還是落在手背上。

她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家人竟然要將她們母子三人分出去。

分家在永和村并不少見,但是,丈夫前腳去世,后腳就將孤兒寡母分出去的卻是罕見。

她一個婦道人家,毛蛋還那么小,小丫雖然不傻了,卻也只是一個肩不能扛背不能馱的小丫頭,將她們分出去,讓她們母子仨怎么活?

所以,她還有得選嗎?

吸吸鼻子,她抬起頭:“就依爹說的辦,明日我就跟哥嫂下地,讓小丫......”

“我們分出去。”門口驟然傳來一道凜然的聲音將霍氏的話打斷。

小說《農門俏媳種田忙》 第9章 被迫分家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歡喜冤家小說
  2. 寵婚小說
  3. 游戲小說
  4. 架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