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懸疑 > 昆蟲來作證

更新時間:2019-12-08 09:47:36

昆蟲來作證 已完結

昆蟲來作證

來源:追書云作者:塵世牧人分類:懸疑主角:沈淵揚雪

主角叫沈淵揚雪的書名叫《昆蟲來作證》,是作者塵世牧人寫的一本懸疑靈異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法醫昆蟲學者沈淵探望女朋友,得知女朋友在鳥島被人殺害。盡管女朋友父母現場辨認及DNA證據證實女朋友被害,但沈淵從尸體上取出的昆蟲通過實驗推斷女朋友不應當在案發時間被害。為了探查事情真相,刑警丁威展開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在這個案子中,兇手與被害者認識,兇手殺人動機目前不明。這是大家一致的看法。

“所有的信息就是這些。由于兇手具有極高的反偵查能力,作案手段極其專業,加之被害者在社會上接觸的男人較多,關系錯綜復雜,所以,此案查起來一定困難重重。我們的當務之急是如何更為準確地確定受害者的死亡時間。只有確定死亡時間后,才能再去找現場的可能目擊者。現在我們寄希望的就是這些昆蟲了。”丁威將裝有昆蟲的瓶子遞給了沈淵,并拍了拍他的肩膀。

從公安法醫大樓回來后,沈淵一頭扎進了昆蟲實驗室。沈淵將收集的昆蟲首先在顯微鏡下鑒定類別后,分置于不同的盒子,再在盒子中丟進老鼠尸體。個別的蠅類得培育一段時間才能辨識。對不熟悉或未知的種類有時得做一些相關內容的實驗來確定昆蟲的生活習性。因而,收集到的昆蟲到底對尸體死亡時間的推斷有沒有幫助或幫助的程度有多大,沈淵心里并不清楚。

考慮到劉麗琴在麗足足浴店上班,丁威覺得有必要去足浴店享受一下洗腳的滋味。如果不是阿霜被害這件事發生,丁威說不定連看足浴店一眼的想法都沒有。當然,他完全可以憑警察的身份直接找劉麗琴徇問。但憑他多年的出警經驗來看,這種方式收效甚微。因為很多不為人注意的細節往往在這種不平等的對話方式中被忽略了。

開車到麗足足浴店這個地方大約五十分鐘的路程,其中的路線要經過案發現場。現場的采集工作同事們已做得非常仔細和充分了,現在進去看現場沒有多大的意義。不過,隨著調查案情的需要,不排除以后進去察看一番,至少和受害者的母親對對話吧。想著,丁威開車來到了麗足足浴店。

麗足足浴店的店面位于一條繁華的街道邊,一塊招牌橫掛在店鋪的正上方,閃耀著非常醒目的八個大字: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進門是收錢的柜臺,柜臺過后是大客廳。客廳專供顧客休息用,一臺電視機,一張茶幾,茶幾上擺著紫砂壺茶具和茶壺。靠墻角小方桌上放有純凈水取水器,旁邊擱置著一摞干凈的透明塑料水杯。客廳過后是兩排隔成大約二十間十平米的小房間,算是洗腳房。再往里,就是和洗腳房面積一樣大小的按摩房。

由于不認識劉麗琴,丁威進入足浴店直接點了劉麗琴的姓名,并特意先付了兩個鐘的服務費。劉麗琴來自濟州鎮管豁下的一個鄉村,大約有一米七高,四十歲的樣子,個頭在南方女性中算是比較高,長相比較招人喜歡,洗腳和按摩也舍得花力氣,因此,上門找她服務的顧客不少。可憐的丁威,坐在大客廳足足等了兩個小時才如愿以償。

丁威進了洗腳房剛剛坐定,劉麗琴就拎著裝有熱水的木盆進來,放在了他的腳邊,水面還在冒著騰騰的熱氣。丁威正在猶豫著要怎么動作的時候,劉麗琴單腿跪下來,卷起他的褲腳,將他的鞋和襪褪掉,再將他的兩只腳抱放在熱水之中。

太燙了!丁威本能地將兩只腳抽離出水面。

劉麗琴笑了起來,“大哥,您是第一次洗腳吧?”

丁威點了點頭。

“這個水溫調好的,不會燙傷人。腳放進去開始會有點燙,但是泡了一會兒您就會沒有這種感覺了,到了最后您還會覺得無比的舒服。”劉麗琴說罷,抱著丁威的兩只腳重新放進木盆中,接著出去了。

丁威的雙腳浸泡了大約十五分鐘之后,劉麗琴再次進來,將他的雙腳從熱水中移開,用毛巾擦凈水后開始揉腳的各個穴位。

到底如何向她開口呢?丁威思忖著,等待著一個最佳的機會。

開門見山說明來意,說是為了查阿霜死亡案來的,那肯定不行。他是一名來洗腳的顧客,而不是來執行任務的警察,因此不能以警察的身份來盤問。

“大哥,看你的腿很白,一定是坐辦公室的吧?”劉麗琴說道。

“嗯—我制藥的。最近配了一種能止癢的中藥,但不知怎么推銷它?”丁威對腦海中突然涌現出這樣的想法感到很滿意。

“這很簡單呀,找各個足浴店的老板推銷呀。足浴店經常會碰到腳癢的這類客人,只要你的藥效好,價錢比較合適,客人自然會樂意掏錢。這樣,聞訊而來的客人也會增多,自然為足浴店帶來生意。足浴店老板高興還來不及呢。”

“沒想到你腦袋比我還靈光。對呀,我怎么沒想到這點。”丁威佯裝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道,“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想找你們老板,你會不會介紹----”

劉麗琴的臉色馬上變了,“大哥,您還不知道嗎?我們的老板被人謀殺了。”

丁威裝作大吃一驚的樣子,“什么?有這等事?”

劉麗琴嘆了一口氣,“我早就料到,阿霜遲早會出事的。”

“阿霜?我好像有聽過這個名字呀。不過,我不知道她是誰。”

“阿霜就是我們以前的老板呀。”

“你說她遲早會出事,指的是----”

“她太迷戀財錢了。”

“愛戀財錢乃人之本性,有誰見了會不喜歡,還要躲著它呢?”

“大哥,這你有所不知,阿霜見了錢財,就像見了自己的命。建立的家庭可以不要,血脈相連的妹妹可以不要,甚至自己的親生骨肉也可以不要。錢在她心目中就這么重要嗎?”

“是呵,聽說她很有本事,能迷住很多男人。”

“問題就出在這里。她交往男人的目的就是為了錢,而她接近男人的方式往往以感情為由。有些男人可能是為了貪圖身體上一時的愉樂,花些票子玩玩就算了,但有些男人就不這樣認為,會把男女之間的事當真(愛情)來談。這種情況下對她來說絕不是一件好事。”

“你說的當真指的是陳歡嗎?”

“你原來知道呀。”

“社會上對此事有些傳言,不過我并不是很了解。”

“陳歡是個很有錢又很大方的大老板,對她那么好,那是真的喜歡她呵,可她還不滿足,背著人家暗地里跟許多男人來往。”

“你怎么知道的呢?”

“我住她隔壁嘛,她家里有點大的動靜我自然會知道。只要陳歡不在的時候,她就會帶些男人回家。我經常聽到樓房里有男人說話的聲音,雖然我一個人也不認識他們,但我知道,那些男人肯定不正經。”

“陳歡一直被蒙在鼓里嗎?”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為。這事哪能逃得過陳老板的耳朵?要不然,為什么兩人經常吵架,而且吵得那么兇。你猜,有次我聽到陳老板說什么來啦?”

劉麗琴說最后一句話時站起來將身子挪移著靠近過來,并壓低了聲調。

劉麗琴胸前那兩顆碩大的球形物帶著令人喘不過氣的熱量幾乎快要貼到了他的臉面上,丁威不由自主地將頭往后仰了仰,“難道說是殺人么?”

“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陳歡說你要再這樣下去,我非要拿刀殺死你這個婊子不可。那時,我的預感就不好。”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呢?”丁威用手指做了個手勢,示意劉麗琴不要這樣。

“今年春節初八那天。”劉麗琴說罷,似乎不太情愿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小說《昆蟲來作證》 第14章 扼殺還是窒息(3)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女強小說
  2. 江湖恩怨小說
  3. 宮斗小說
  4. 百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