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玄幻 > 邪鳳毒妃

更新時間:2020-01-22 16:43:01

邪鳳毒妃 已完結

邪鳳毒妃

來源:追書云作者:且為東風住分類:玄幻主角:夜阡陌容冽

《邪鳳毒妃》是且為東風住創作的穿越重生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邪鳳毒妃》精彩節選:強者為尊的異世,從家族第一天才隕落,她,夜阡陌嘗盡冷眼,最終死于非命!但,異界殺手的靈魂降臨于世,欺辱我者,殺!背叛我者,殺!神階魔寵認主,更有幻境殘魂追隨,變強的道路上,眾美男相隨。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輕柔的撫摸著晚娘冰冷的臉,阡陌拭去了眼角的淚,心念一動,晚娘的遺體已經消失,她將她放在了空間戒指之中,晚娘,我帶你出去好不好?我會尋個山明水秀的地方把你葬了,待我殺了那些該死的人,就來陪著你好嗎?

阡陌臉色徹底陰沉下來,緩聲站起身來,看了眼床腳處,將上面的磚石搬開,發現了一個樣式古老的手鐲,她將它取出看也沒看就放進了空間戒指,而后走出了這間房子,紅紅就守在門外,身子一彈便圈在了她的手腕上,見阡陌那冰冷的臉,有些擔心的問:

“美人主子,你怎么了?”

“紅兒,你能將這全燒了嗎?”阡陌不知紅紅是什么位階的魔獸,但能跟著容冽那個變態男人,應該也差不多哪里去,只是不知它實力如何?

“好的,美人主子。”

它也不敢多問,只是身子離了她的手腕虛浮在半空中,身子稍微變大了一些,從口中吐出拳頭大紫紅色的火來,那火落在房屋之上,卻像是有靈智一般,呼啦一下四處肆虐,不過片刻的功夫,竟將整個屋子給燒著了。

阡陌站在不遠處看著漸漸燒成灰燼的房子,小聲道,晚娘,等我殺了該殺的人,我們就離開,好不好?

云鑼大陸東臨滄海之濱,西接死亡之林,北銜霧靄之原,南靠天戦之險,五國鼎立,其中以秦楚兩國最為強盛,云洛風三國則稍微弱些,有百億人之多,云鑼大陸以強者為尊,除了玄師之外,還有武者,以己之身修煉秘技,成就一方霸主者皆是,而一家族之中,若有至尊強者,便可受萬民尊重,就算是皇家也將之封為座上賓!

夜家占據臨山之腰,為秦國第一家族,勢頭直逼皇室,夜家家主夜爭雄已為八級大玄導,放眼整個秦國也算是鳳毛麟角,其受尊崇程度不言而喻,夜阡陌曾為夜家第一天才,十五歲便已踏入四級玄師的行列,以天賦而言,比之夜爭雄也要好上少許,本還是最璀璨的明珠卻戛然墜落,其結果不言而喻,不僅別人遺忘,還要被人踐踏,甚至凌辱!

而今夜爭雄有二女一子,長女夜淺影進入秦國云城學院修習,長子夜光華則入了軍隊,成為秦國一代將雄,這兩人皆是夜爭雄的驕傲。

阡陌尋找著夜若宣的身影,卻見四處無人這才想起,今日便是夜家小輩測試的日子,不管哪個家族對新生實力都十分看重,因為這關系到家族中的強盛衰敗與否,而身為秦國第一家族的夜家更是如此。

不管嫡出庶出甚至是旁系,只要有實力便會受到重點栽培,不僅有資格習得秘技,還能成為人中之龍,相反若是資質平平,便會淪為家族中的打手,不受待見。

夜家小輩測試,不止是夜家連丹藥世家南宮家他也皇家也在場觀禮,可見對夜家的重視程度,丹藥師為這個世界稀少卻又尊貴的職業。

要知道想成為丹藥師不僅需要天賦,還有那難得的藥方,所謂萬人之中也難有一人成為丹藥師,就算是丹藥師也分為三分九等,七品之上已為藥尊,而整個云鑼大陸卻只有一位五品藥王,王家出了個四品丹藥師,才因此一枝獨秀成為僅次于夜家的第二世家。

“不知那曾經的天才夜阡陌會不會參加?聽聞她一年前成為廢人,如今還在床上躺著呢,真是可惜,你說呢?流觴?”

端坐于貴賓座位之上的白衣男子手拿折扇,他是當今皇室的南宮荊,邪魅輕佻的桃花眼掃視了一眼下座上那些個夜家子弟,慵懶的支起腦袋,頗感無聊,坐下的那數十位夜家子弟,天賦還算不錯,有幾個也已經踏入玄師行列,只是皇家想要收羅的不是這種庸才,而是絕世天才,只可惜,真正的天才已經隕落了。

而坐在他上方的便是秦國二皇子,秦流觴,五官線條冷峻之極,卻也恰到好處,深藍色的雙眸平波靜寂,薄唇輕抿顯示他的冷冽與無情,整個人就像是一座冰山,離近了一些,很容易被凍傷。秦流觴也才二十出頭,卻已躋身七階大玄師初級,就算是強大如夜爭雄,如他這個年紀也不過才六階大玄師中級而已,一階之差,可是猶如天與地之間的差別,如此可見秦流觴天賦之高。

“既然已成為了廢人,那就沒有再談及的必要了。”秦流觴冷聲回應,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女人,還不值得他掛心。

“這樣啊,不過流觴,你與那夜阡陌可是有婚約在身,人家可是你未婚妻,你就如此狠心么?”

南宮荊調笑著,輕搖折扇,桃花眼似多情又無情,秦流觴看了他一眼,慢條斯理緩聲道:

“于我而言,她也只是女人而已。”而女人的價值,不言而喻。

南宮荊忍不住失笑,他這好友一向如此絕情,他不是早就清楚了么?只是可惜了那夜阡陌,成為廢人,被家族拋棄,為自己未婚夫嫌棄,這一次的測試大會,她應該不會來的吧。

“二皇子,南宮少爺,你們看,這是我女兒夜若宣,雙七年華已經是四階玄師中級,來,若宣過來見過二皇子和南宮少爺。”

說話的是夜家二長老夜爭鳴,也已經是六級大玄師,笑瞇瞇的拉著自家女兒向南宮荊介紹,討好意味不言而喻。南宮荊抬眼看去,紅衣罩體,小小年紀身姿已經出落的曼妙,巴掌大的小臉顯得嬌俏美麗,夜若宣抬眼看他,一雙媚眼卻是勾人。

南宮荊似笑非笑,頗為玩味的看著這個勾人的小狐貍,也沒說話,至于秦流觴,他一向面無表情,更是看不出喜怒,這倒是讓夜若宣有些該如何反應了,她對自己容貌一向自信,這二皇子長的極為俊俏,又是皇室中人,若被他看中,成為皇妃的話,那自然是極好,就算那二皇子沒看上她,若是南宮荊相中了她,也是極好的,只是看這兩人臉色,這又是何意?

“夜若宣,你給我滾出來!”

一生厲聲驚呼而將在場千人的目光引了過去,一襲黑色勁衣的女子傲立于夜家廣場的入口之處,緩步走來,她身上似染著血,彌漫著濃烈的血腥味,高高束起的發絲有些凌亂,一張可以稱之為絕艷天下的臉顯露在眾人面前,鳳眼清冷,死死的看著高臺之上,手心拿著一把匕首正嘀嗒著血跡,身上的殺意足以讓人膽寒!

當所有人看清她的臉之時,表情卻顯得有些怪異,若非她身上并未有玄力波動,他們幾乎都要以為,曾經的夜家第一天才又回來了,只是再多看一眼,周身似乎彌漫著淡淡灰色死氣息,并沒有絲毫靈氣,還是個廢人,如此眾人眼色便顯得有些鄙夷,廢物還敢叫囂么?

夜流觴心也為之一跳,他也曾見過這名義上的未婚妻,那時,她還是夜家的天才,鋒芒畢露之極,卻也驚不起一絲波瀾,如今再看她,像是被爪子狠狠的撓了一下,生疼的厲害,她真的是夜阡陌?

“是誰在喧嘩?”

夜爭霸威壓施展開來,清冷的聲音傳徹整個廣場,玄力修為低一些的忍不住掩耳不敢聽,這便是八級大法導的威壓,眾人尊敬狂熱的看著臺上的夜爭霸,這才是強者,仿若讓人膜拜至高無上的天神!

夜阡陌冷眼看著夜爭霸,這個身子名義上的父親,他很強,甚至要殺她易如反掌,她看著他猶如看著一個陌生人,作為族長,他比任何人都要冷心冷清,在她成為廢人之時,將她丟在別院不聞不問不說,恐怕在他眼底已經沒了她這個女兒了吧?強者為尊,弱者便要被人踩在腳下!所謂的八級大法導在她眼底,卻比不上晚娘的一星半點!

“我再說一遍,夜若宣,給我滾出來!”

“廢人,你找死嗎?”夜若宣再也忍耐不住的跳了出來,這女人怎么還沒死?她不是被引入了后山禁地么?百年來,進入禁地者沒人能出的來,她是如何逃出來?

“是你殺了晚娘?”夜阡陌冷眼盯著她,那嗜血的目光讓夜若宣心中一驚,后背生起一絲涼意,抽出腰間的銀鞭咻的一身就朝著夜阡陌的臉打去,她討厭那張臉!曾經她是家族中最為矚目的存在,她只有嫉妒仰望的份,如今她是最卑賤的泥,她可以將她狠狠的踩在腳底下,讓她永世不能翻身!

那預料中的銀鞭在觸及她的身子之時,突然被她一手扯在了手中,她忽然笑了,那勾魂一笑,不知驚艷了多少人的眼,她開口猶如情人的呢喃:

“是你殺了她是嗎?”

“是又如何,一個賤奴死了也就死了。”夜若宣不以為意,眼底劃過一絲狠辣,是那賤奴來找她,她不過賞了那賤婢幾十鞭子,后來讓人把她扔進了那后院,想來也沒活的可能。

“很好,因為我會親手將你送入地獄。”

言罷,她整個身子如豹一般朝著夜若宣撲了過去,這瞬間的爆發讓眾人皆驚,誰也料不到她會突然下手,還是當著所有人的面,不過這夜若宣如今已是四階玄師,她想殺她?不過是找死而已。

夜若宣也未料到她速度會這么快,不過她反應也算極快,心念意轉之間,那銀鞭上忽然像是著了火一般,她是火系玄師,銀鞭像是有著自己的意識,纏上了她的腰間,空氣中傳來皮肉被燒灼的味道,夜若宣冷笑,她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將她燒死!

只是下一秒,笑意在她臉上凝聚,因為那被她銀鞭捆著的夜阡陌猶如鬼魅一般,近身眼前,而她手中的匕首也不知何時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那銀鞭死死的捆著她,她能聞著她那令人惡心的味道,而夜阡陌臉上卻露出絕美的微笑,她說:

“去地獄吧。”

“不可!”

小說《邪鳳毒妃》 第五章 滔天恨意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